视频首页 > 领袖对话

茅于轼称银行业存在巨大问题精彩回顾

2012年10月24日10:24 来源:
播放次数:0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47150723

茅于轼称银行业存在巨大问题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24日
主持人:茅于轼    嘉宾:李宁
银行业有很大的问题,现在从账上看坏账的比例很低,但是隐性坏账比例非常大。
.10.146924875

中国改革前景任重道远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许成钢
只有政治体制,包括《宪法》存在的基本问题,逐一得到改革,才能纠正中国经济的问题。
.10.146924339

土地产权制度影响房地产与宪政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许成钢
土地供给、土地财政以及强制拆迁,所有问题的根源是土地的所有制问题。
.10.146820247

未来两年要容忍低增长经济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6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孙驰
我们要在一定程度上放缓投资的增长速度,也就意味着要容忍比较低的一个经济增长速度。
.10.146102956

张智威:人口红利殆尽 房价将上涨

上传时间:2012年9月21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张智威
张智威指出,房价最后还是要上涨的,政府可能是通过一些政策把房价的上涨的时点往后在推。
.10.145226217

朱鼎健:观澜湖的产业升级之路

上传时间:2012年8月2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朱鼎健
观澜湖的主营业务增加到六大板块,高尔夫、房地产、文化、旅游以及SPA养生旅游。
.10.144699790

嘉民:年内将在中国投资25亿

上传时间:2012年8月13日
主持人:臧倩    嘉宾:彭菲力
彭菲力表示,看好未来中国市场工业地产发展,将侧重与电商合作。
.10.143012553

项俊波:险资入市要看市场反应

上传时间:2012年6月29日
主持人:陈冉    嘉宾:项俊波
险资入市要看市场反应,项氏新政三季度或出台。
.10.143009973

郭树清:对蓝筹股绝对有信心

上传时间:2012年6月29日
主持人:赵洋    嘉宾:郭树清
对蓝筹股的信心就是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10.143009924

郭树清:退市门槛并不低

上传时间:2012年6月29日
主持人:陈冉    嘉宾:郭树清
退市门槛不低,年底会有企业退出。

文字实录

  和讯网:最近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要公布了,市场都在对三季度GDP增速有不同的看法。从整体经济下滑趋势来看,好像还没有到底部,您是怎么看三季度的经济增长呢?

  茅于轼:我猜测恐怕还要往下一点。整个趋势还是往下走,我猜测还没有到底,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因为过去造成经济下滑的一些因素还在那儿,没有什么新的因素能够有力的使得经济回升,所以经济可能还会往下。

  和讯网:目前我们看到政府采取了不同的措施,包括国务院刚刚公布了"两个凡是",允许更多的民营企业有更多的投资机会,您怎么看政府在这方面的举措?

  茅于轼:这个话已经说了多遍了,其实没有什么真实的效果,从老36条到新36条都有这个内容,实际上门还没有开。最起码一点,民营资本能不能进入金融业,政府也是几次想要突破这个,但看起来是非常困难。其他的垄断行业也没有多少的改进。

  所以,尽管有这些想法,但是没有落实。按理讲,中国的经济潜力还是非常大的,把这些问题解决了,GDP增长还有很大空间的。但是要落实这些相当难,从老36条到现在有两年多快三年时间了,没什么进展,可见里面的障碍很大,因为垄断集团有很大的利益。垄断者有很大的利益,但是它妨碍了公平竞争。妨碍了财富的创造。垄断赚的钱是靠损人赚的钱,竞争赚的钱是真正的财富状态。我们现在靠垄断赚钱,损害了消费者。公平竞争下赚的钱是真正的GDP,那是真的创造出来了。

  所以,中国要解决经济往上,垄断首先要解决,恐怕所有人都同意这个看法,连垄断者也认识到这一点,但它有利益问题在里面,不大愿意放手吧。还有政府管的一些事,政府的利益太强大了,不愿意放手。

  和讯网: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发表一篇文章,他认为银行并无暴利,也不存在垄断,引起很大争议,您对此怎么看?

  茅于轼:银行暴利是一个现实,而且银行业的老总们也说,我们赚钱都赚得不好意思了。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不是凭本事赚钱,我靠垄断赚钱。而且通货膨胀5%,给大家的利息2%点多、3%点多,完全没有利率自由化和市场化,靠着垄断利息就能赚很多钱。

  我国的银行金融业,特别是银行是最大的财富状态机会,或者讲现在有非常大的浪费在里面。银行不能起到改善资金配置利用效率的作用,最需要钱的地方得不到钱,亏损的项目有的是钱,这就是金融业有大问题。金融业干嘛吃的?钱尽其用,把钱用好了。现在我们把钱用在歪地方,好的地方不能用,这是银行业的问题。

    和讯网:许成钢老师和您是同样的看法,他也认为民间资本不能开银行,不能进入金融领域,是对整个改革非常大的障碍?

  茅于轼:对。

  和讯网:但是政府可能会担心民间开办金融机构,如果卷款跑了的这种情况?

  茅于轼: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私人办银行就有这种可能性,尤其我国各种制度不完善,特别是司法也不独立,这个危险是存在的。但是你看全世界,像美国的银行都是私人办的,它很少出事,不能说绝对没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所以,还是有办法的。

  当然我不是银行业的专家,我不太清楚怎么防止这些不良行为。但反过来看,我们现在垄断银行是不是没有坏账呢?我们过去好几万亿的坏账不是被剥离了吗?剥离归剥离,但坏账还在那儿呢。所以,不见得不开放就没有坏账,一开放就要出事。

  金融业本质就是一个冒险的行业,所以只能说在风险和利润中求平衡,从这个道理讲,国家办不见得比私人办有多大的优势,就看你管理上的风险和利润的平衡,风险高,利润当然高,但是你得平衡这个风险和利润,不能够只顾利润不顾风险。这一点应该讲私人银行可能还有优势,私人银行要考虑到利润的极大化,国有银行反正不是自己的钱,赔了就赔了,可能更不好。所以,民办银行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和讯网:最近中国银行行长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银行业存在着隐性理财产品的一些问题。

  茅于轼:我觉得银行业有很大的问题,现在从账上看坏账的比例很低,但是隐性坏账比例非常大。所谓隐性坏账就是银行贷款干了很多项目,这些项目都不赚钱。不赚钱就是不能还本,不能还本就变成了亏空。到了该还的时候还不出来,现在还没有到该还的时候,但是这两年就要到了。

  因为2008年那些项目都投产了,现在已经四年过去了,投产就看出来了,这些项目是有钱赚还是没钱赚,现在大部分的高铁,甚至全国的高铁都是赔的。有些高速公路车走得很少,也是赔的,这都是大问题。地铁修了那么多,恐怕都是赔的。当然地铁赔还有些道理,它有人在用,那个没车的高速公路,那个赔就毫无道理了,又没有用,还要赔钱。地铁赔钱它有它好的外部性,这个赔一点有它的道理,但是高铁我觉得修早了,我们收入水平没到那个地步。

  所以,我坐了几次高铁,大部分的状况空位子非常多,说明大家还是坐不起。这些项目,还有一些是大学的贷款,大概也要上千亿了,大学怎么赚钱?大学是赔钱的,它怎么还这个钱?这些都变成窟窿了。中国经济的大危机就在这上面,这些窟窿一旦暴露出来,就变成金融危机了,到那时候就有麻烦出现了。

  和讯网:说到地铁,最近有一些消息说地方政府为了拉内需,在做一些投资的项目,要仿照香港地铁的模式,很多城市都要建地铁。

  茅于轼:问题是不能一概而论,有的城市交通确实很拥堵,地铁修建费用不太贵,这个要做专门的研究,不是说都可以造或都不能造,这是个案去研究。

  前几年的情况确实是地铁不够,所以交通特别拥堵,但是并不是每个城市都如此,而且也要看整个城市收入水平、经济发展速度、前景,这都和地铁修不修有关系。有的地方不光要修地铁,还要修各种轨道交通、轻轨、城市间的通勤车,这有的时候都很需要的,看情况。

  和讯网:我们看从六、七月份开始地方政府似乎又有许多项目,发改委也在加大项目的审批,目前经济学界对此分歧挺大,一种认为在这个时间点应该加大投资。您是怎么看的?

  茅于轼:从整个GDP平衡来看,中国储蓄非常高,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差不多50%。这么高的储蓄一定要转换为投资或者是出口,但现在我们不能增加出口了,因为出口外汇储备已经太大太高了,所以转换成投资是对的。

  问题是谁去投资?我觉得还是要民间资本去投资,应该鼓励民间资本。现在民间资本投资的机会能赚大钱的,政府都垄断了,所以民间资本很少有机会投资。

  那就变成了政府投资,政府投资就有一个问题,往往是亏本换项目。政府投资的目的不是为了将来的消费,一般讲为什么投资?为了扩大将来的消费,但是政府投资不是这样,政府投资是为了把今年的GDP用掉,这两个不同的目的,管你项目有效益没效益,对将来的消费有没有用,我先把它投了,政府投资是这个目的。

  民间投资是不一样的,它一定要赚钱的,赔钱的项目,私人资本是不会投的。所以,增加投资不错,问题要增加私人投资,不是增加政府投资,这一点我们有很大问题。从土地的获得,就在政府手里面,资金的获得,也很大程度靠政府。然后还有很多市场的进入,也是政府在那里决断,所以说了半天民间投资很难投,民间很愿意投,比如说金融业、石油业、通信业,进不去。所以,这个事要有重大的变化,没有重大变化,这个状况改不了。

  和讯网:房地产调控两年多了,房价和土地市场包括房地产的成交五月份看起来都在持续攀升,目前看起来这次调控效果并不是很大?

  茅于轼:房地产的问题是市场不完善,不从这个问题解决,用一个限购、用行政命令的办法解决不了问题。政府必须用市场,发现房地产的问题在什么地方,然后用针对性的政策来解决它。

  房地产问题,首先是供给不足,土地不能自由买卖,再加上18亿亩红线粮食安全保障,土地就是大问题,房价这么高就是土地贵,土地为什么贵就是政府控制了,你让老百姓自由买卖土地,房价马上就下来了,用不着你管调控。当然还有很多别的问题,收入分配畸形,高收入的人买好多房,低收入人买不起;还有储蓄率太高,大家不消费,就是买房;还有没有投资机会;好多因素造成房价虚高,而且投机房非常多。要从根本上解决。

  这些问题解决了,房价自然就稳定下来了,现在用限购、用行政命令,背后的问题还在那儿。土地不能自由买卖,土地供给受限制。土地价高、房价高、收入分配很畸形、储蓄的钱不能转化为有效投资就去买房,这些问题都不解决,用一个限购没用的,老问题还在那儿。

  现在的情况,房价泡沫没有破的原因是投资者没有把房卖了,钱没有什么用处,所以他不愿意卖,就保留那个房。一旦房子卖了,我的钱可以投资,可以赚钱,他就会把房子卖了,这个时候泡沫就破裂了。这是很危险的。但是这一步说老实话,很难避免,我看这个东西是很麻烦的事。

  和讯网:所以短期来看房价还是会涨?

  茅于轼:我觉得房地产的第一个大问题是土地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储蓄要有投资机会,没有投资机会就要买房,你要把投资机会敞开,老百姓的资金有地方去,能赚到钱,他就不买房了。

  和讯网:关于国庆期间中央电视台的一个采访"您幸福吗",引起了网络和现实普遍的讨论。这方面想听一下您对幸福的理解?

  茅于轼:幸福一方面取决于物质,物质很穷,吃饭都吃不饱,谈不上幸福。从物质上讲,现在应该是比较幸福的,中国几千年没有像现在这么丰富,收入这么高。从总体来讲,你看我们这个社会真是非常的富有,虽然收入分配很不好,但是最穷的人也比过去强多了。过去最穷的人是饿肚皮,现在最穷的人是肚皮不饿了,饿肚皮是很难受的,你们没有捱过那个难受的劲。

  但是物质只是一方面,幸福不幸福还看他心情舒畅不舒畅,心情不舒畅,物质很丰富,总得说起来就不够幸福。现在中国的幸福观的问题,除了很少数收入很低的一部分人,大家收入提高了,但是幸福不满足的原因,就是物质以外的问题。我觉得主要的问题还是安全、财产的保护、社会的正义这些东西是心里头不安全吧,财产保护、社会的正义,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了,幸福观的问题,剩下的就在于本人了。但是从客观上讲,就有条件了。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