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上市公司高管访谈

任志强:我赚钱为什么比王石多精彩回顾

2012年10月18日18:39 来源:
播放次数:0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46940174

任志强:我赚钱为什么比王石多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任志强
我们是挽救一个破损或者严重亏损的上市公司,没有利用一个壳在市场上进行公开融资。
.10.147064603

任志强:微博正能量突破媒体操纵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22日
主持人:    嘉宾:任志强
任志强:微博正能量突破媒体操纵
.10.146940536

任志强:中国养老地产存在概念错误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任志强
几乎所有的养老地产里都没有医疗,这是个错误概念,而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医疗被政府控制
.10.146940072

央视你幸福吗是非常愚蠢的欺骗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宁    嘉宾:任志强
把不同语境的东西搁在一起去播,这是非常愚蠢的一种欺骗。
.10.146571177

宝峰时尚:未来重点发展自有品牌

上传时间:2012年10月9日
主持人:臧倩    嘉宾:陈庆伟
陈庆伟:公司全年门店规模将实现两位数增长,海外市场开拓稳步进行。
.10.146332955

叶子瑜:创新才能做长做强

上传时间:2012年9月27日
主持人:胡诗琪    嘉宾:叶子瑜
企业只有在体制、产品各方面去创新突破,才能做长做强。
.10.146223281

张本智:国际化是中国医药发展方向

上传时间:2012年9月25日
主持人:赵黎    嘉宾:张本智
工业、商业、贸易协同发展,拓展国际市场,成为全球化企业,是中国医药的发展方向。
.10.145668313

文一波:国企凶悍做法不可持续

上传时间:2012年9月10日
主持人:陈冉    嘉宾:文一波
任何国有资本最终也要算账的,凶悍做法不可持续。
.10.144851422

刘晓光:未来房价看涨 核心区翻番不止

上传时间:2012年8月17日
主持人:赵黎    嘉宾:刘晓光
房价未来肯定是涨的趋势,看地点,核心区说不准,翻番都不止。
.10.144828251

漳泽电力文生元:山西电价还有上涨空间

上传时间:2012年8月16日
主持人:赵黎    嘉宾:文生元
山西的电价比周边省份还是低5、6分钱,比全国低4分,还有上涨空间。

文字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上市公司高管访谈。本期我们在深圳非常荣幸的邀请到著名企业家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任总,任总您好!向和讯的网友打声招呼!

  任志强:各位网友大家好!

  和讯网:任总,您日前也是入围《华尔街日报》的慈善类中国人物创新奖。

  任志强:好像他们把这个取消了。

  和讯网:为什么?

  任志强:虽然有一大堆人提出我作为候选人,但是按照规定我不能作为候选人,因为他们已经请我作为这个项目的评委,所以评委和候选人冲突的时候,就得取消候选人的资格。从目前来看,他们是让大家提名,在大家提名中有很多人不知道我是这个项目的评委,所以大家提名中包括了我。

  和讯网:其实您在慈善这块好像公众、媒体关注的不是太多,您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包括华远这几年在慈善方面的作为?

  任志强:应该说是媒体关注不多,因为他们不太关注慈善事业,所以各种媒体很少报道有关慈善事业的事情。他们更愿意报道那种像“5.12”大地震有多少人在现场捐款,他们觉得这是一个热点,但是埋藏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慈善事业常常不被媒体所关注,这是因为它可能引不起人们的注意,或者他认为这种消息可能不足以去吸引眼球,这是我国媒体在所有报道中的一个弱点。

  比如说我们的乐平基金,茅于轼老师在发起乐平基金的时候是十年以前,我们大量的企业家参与其中,捐助了很多钱,几千万的钱去支持茅于轼老师组织农村的小额信贷,组织我们千千树幼儿园,也组织保姆学校,农民工打工者学校等。这种活动很少在媒体上得到大量的报道,其中有柳传志、潘石屹、胡葆森等、我们很多企业家在里面,当然我没有说完,还包括很多企业家在里面共同这个慈善活动,但我很少看到有媒体去正面报道它。

  当然我们的基金也通过国外的一些基金共同参与,做了大量的事情。它是从最贫困的地区和最贫困的人群开始的一种慈善活动,我们想提出的是不是授人以鱼,不是给你一条鱼让你吃,而是如何教会你打鱼结网,这样的办法是让更多的慈善人群或者说应该享受社会保障的人群产生自立精神,这样他们可以更多的做一些对国家有贡献的事情。

  我也是西城区慈善协会副会长,也还是其他一些慈善组织的理事或担任相关职务。但我们不会把它天天放在口上做一些宣传,因为它不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而是社会义务。

  华远集团从八十年代开始就有这种做法,我们集团的宗旨就是来源于社会服务于社会,所以从服务于社会这一条来讲,我们现在大概有十几个基金,有关于体育的,我们的桥牌基金支持了中国的女子桥牌运动拿了两项世界冠军,但很多媒体不报道这件事情;我们的改革基金第一次给吴敬琏先生发的改革奖,类似这种都很多。

  很多也是和慈善相关的,比如说阿拉善基金,阿拉善基金中也包括了一些慈善,我们要给小学捐图书馆,包括我们工会组织的学校里,也是给山区的贫困学校捐助图书,类似这样的活动我们年年都有。

  这个月20号,我们还有专门给千千树幼儿园捐助衣物和儿童读物等公开性的活动。实际上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每年都在做大量这样的工作,但是它常常不被媒体所报道,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于是在网上也有很多人批评我们说,说你有钱干这个,有钱干那个,为什么不拿出钱来资助,其实主要原因是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做大量的资助活动和大量的慈善活动。

  和讯网:可能媒体更多的关注点是类似于像红十字会这样发生的一些事情。当然阿拉善媒体的关注度比较高。

  任志强:你们搞错了,大家更多的关注的是官方的一些慈善机构,因为官方慈善机构是领导或者政府指定一个人员去当领导,那么他把它当成是一场工作,我不得不干这个事,因为给我分配了这个事情,其实他心里可能不想干这个事情,但是服从组织分配或者是因为工作需要,我不得不干这个事情,因此从内心来说它没有主动性。

  但是民间的慈善事业是相反的,是主动要做的,它把它当成一种事业和一种爱心,而不是工作,不是仅仅说我为了完成工作而去完成工作,而是主动创造性的去做很多事情。比如说茅于轼老师这次乐平基金的发起。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批准我们成立这个基金的时候,我们也做了大量的事情,最后才获得政府的批准,变成正式的基金。

  很多知名企业家和个人都有在捐款,他们都是在做这样的工作,所以这个基金既有企业捐的钱,也有个人捐的钱,在最开始没有成立基金的时候是不能免税的,但是大家一样做,到后来变成了慈善基金正式批准以后才有相应的免税。

  这是两个概念。它是主动的。为什么在红十字会这些官方的里面会发生很多的问题,而私人的这些不会发生。就是因为官方的里面,他不是说主动把它当成事业来捐这个钱,因此我要在这里面报销,比如说报销吃、报销喝。

  我们的慈善基金不会出现这个问题,本来就是我捐的钱,如果我要在里面占这个便宜,要报销,我为什么要捐那么多呢?因为我们捐了好几百万,我少捐点不就行了,少捐点的钱,我就可以自己吃、自己喝、自己占,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所以没有人会因为贪图私利做这种私募或者民间、NGO组织的慈善基金和公益基金的。

  所以,我们都是AA制,参加各种活动不需要基金来掏钱支付,而是每个人都要另外掏钱。我捐这个钱就是干这个的,我不会在里面捞一把,贪一把,所以这两个概念要分清楚。凡是NGO组织,人们把他当成事业、当成爱心,当成一个主动性的东西,愿意付出。而公益是被动的,从事的工作人员很多是因为安排我做这个工作,我不得不做这个工作,而不是我天生主动就要干这个工作,我要把我自己的钱拿出来做付出的,所以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因此,NGO组织的效率大大提高,NGO组织中这种腐败和贪污就会大大减少。而公立的这些,常常会出现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它不是选举的,不是因为你爱做这个事情,大家让你做,而是因为你不得不做这个事情,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和讯网:NGO组织目前在中国的发展基本上处于一个初级阶段,这块是不是和政府的很多限制有关?

  任志强:当然。因为我们的官方老是认为可能这些组织会出现暴乱、出现反革命行动,他们担心被组织起来的这些人会出现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或者说当和国外的基金进行对接的时候,会担心国外的基金用某一种阶级斗争论来利用我们的NGO组织,所以在很多方面是有严格限制、严格审批或者说要有上级主管单位等一些规定。

  我个人认为中国的NGO组织发展之所以慢,很重要是这样的原因。如果更加开放的话,中国的NGO组织会弥补很多政府的失误,对这个社会实际上是一个稳定和支持发展的动力的事情。但恰恰是因为我们对NGO组织的过度限制会导致NGO组织发展很慢。

  举乐平基金来说就是这样,我们基金真正批下来就两三年的时间,前面我们已经做了七八年工作了,最早要求八百万,后来又变成一千万,变成两千万,这个注册基金的数目在不断提高,那就限制了很多人无法在一开始就建立这样一个基金。

  如果你把这个标准放低一点,比如说美国的社工,很多就是10万或者1万,非常低的一个级别,就可以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它是一个周转的过程,但现在我们仍然有很多严格的管理,名义上是在防止公募基金把民众的钱收起来干坏事,但实际上NGO组织拿出来的钱是自愿拿出来的,所以我们不可能从中再贪污一部分装在自己兜里去干什么东西了。所以,这是思想方法上、理解上完全不同的。

  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的NGO组织还是有很多困难的。

  和讯网:任总,我经常关注您微博,您一方面确实在关注慈善和环保,另一方面您可能更多地关注一些社会制度,包括房地产,但对于华远,我看您微博上谈的比较少,是不是因为目前房地产调控两年多了,这个行业也是处于洗牌的过程中,对于华远的前景,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任志强:你这个理解是错误的,微博是一种个人生活的平台,它和官方是两回事,而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官方平台,比如说我们有华远汇,会有项目的微博平台,他们微博平台我们有时候也会去转发,但我们不想把一个私人或者以个人为主的平台变成一个公共的平台。

  作为一个上市公司来说,更多的不是用私人的名义去发布关于企业的一些信息,这对网民来说是不公平的,而且按照证监会规定也是不允许的。上市公司应该更多用公告的形式让所有的股民去发布你公开的信息,这样大家买股票的时候,不管你是股东还是不是股东,享受是同一个信息,不是有偏有倚,要防止内部人控制,又要防止某些人利用。

  我觉得我个人不应该在个人的微博上去充分发布公司的一些信息,这是两个不同概念。华远如果从上市公司角度看,我们在资产规模上大部分排在第四十几位,中国境内外算开大概200家左右,不到200家的上市公司,国内大概有130家左右,我们排在中等位置。

  但是所有的股民应该可以看到的就是,我们公告里明确提出,我们没有从市场的股民手里拿一分钱,而是从原来的发行股东手里拿过钱。所以公开的资本市场,有人说股票高了、低了,我没拿到一分钱,和我没有关系,我们是挽救了一个破损的或者严重亏损的上市公司。但是我们没有利用这样一个壳在市场上进行公开融资。那么同比之下可以看到,我们最高的年份分红率可以达到利润的48%,平均最低的时候大概是27%,在所有上市公司里好像没有比我分红更高的。这是我说的现金分红。

  如果加上我们的股票分红,从2008年上市公司收购之后从交易开始到现在,加上股票市值我们分红已经接近30个亿。如果我不上市的话,这些都归原来的上市股东,但是现在拿出了相当一部分,大约十多亿给了过去买了破公司的那些股民,或者在二手市场交换过程中的股民。

  作为上市公司来说,我们可以在所有上市公司里排在第一位,是对股民最负责任的,因为我们没有从上市公司流通股股民中拿到一分钱,但我们分了大量的现金和股票。如果按现金分红率来说我们可能也要排在前十名,加上股票弄不好我们排在最高,我们在分红率上是非常高的。

  再看9月份的公告,这是已经公告的信息,我们企业的资产和万科相比总资产规模差了30多倍,但利润相比我们大概只有十几倍,说明我们的盈利能力是万科的1倍以上,如果按净资产回报率来说这几年我们基本都排在前十名。

  为什么我们的资产规模和其它的,包括净资产、总资产规模都排在上市公司的40多倍和50多倍,但我们经常瑰宝率排在前头,说明我们的营运能力比较强,说明我们对股民更负责任。股民看到的应该是什么?我给了你1元,你给我赚了多少钱,有人可能拿到了100万,我没拿到100万,我的资本很小只拿到了1万元,如果按100万算的话,这1万元比100万还高。

  可以把9月份已经公告的所有上市公司的报表和排名列在一起看看,应该说我们是排在前几名,就是我们的盈利能力和市场运作能力,以及对市场未来的判断能力远远高于了现在所说的房地产企业品牌的这些排在前十几、二十位的企业好得多得多,他们的盈利能力和资本市场回报能力比我们差远了,可以随便拿9月份的公告材料对比。

  因此,我个人认为不需要再对企业运行情况做任何其他说明,这些本来就是公开的数据,我刚才说的对比数据全都是9月份的公告,9月份的公告对所有人都一样,都登在报纸上。如果你没有认真看说明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因为我告诉你了,而且这些对比数据是可以用公开数据去做对比的,你没有做对比是你的问题,虽然他的利润总额比我高,可是他的资本比我高多了,如果按倍数关系算我比他好多了。

  有的人在网上说,凭什么你比王石要挣的钱多,就是因为我的资本运营能力比他强,他现在比我多,没道理啊,他管理的资产多,那是因为股民给了他一个机会。如果证监会现在允许我公开融资的话,我也可以获得更多的资本,也可能我的规模比还大。

  所以,不能单纯从资本规模和总的销售额上去评比一个企业的运行情况,应该从它真正能通过,同样是1元的运营资本获利多少,或者说给股东的回报多少来去评价它真正的品牌价值。我们华远可能就属于这样一种,所以我个人认为不需要再额外地利用微博做各种宣传,所有公告都是公开的。

  如果一个人真正想了解一个企业经营情况的话完全可以通过公告,正式的资料去做了解,而不仅仅通过微博去做,不能把完全一个私人的品牌作为公司品牌。潘石屹可能会做,因为他是个体户,我不是,我不是最大持股人,也不是在为个人牟利,所以我不需要把个人的平台变成一个完全属于企业和公众的平台。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