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创业资本圈

东方富海陈玮:我的PE人生精彩回顾

2012年04月25日10:52 来源:
播放次数:0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40778383

东方富海陈玮:我的PE人生

上传时间:2012年4月25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陈玮
创业资本圈 IT领袖特别策划之东方富海 陈玮。
.10.140321878

中国资本市场的穿越者

上传时间:2012年4月12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阚治东
中国证券教父阚治东,中国资本市场的穿越者。
.10.139813176

怀众科技许静:外贸电商领军人

上传时间:2012年3月28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许静
他们,是中国IT领军人,创新文化融合,角力资本力量。
.10.139346502

TPG 王兟“走在世界顶端的PE巨鳄”(续)

上传时间:2012年3月15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王兟
他曾一意孤行投资平安保险,却成高盛经典案例。
.10.139270977

TPG 王兟“走在世界顶端的PE巨鳄”

上传时间:2012年3月13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王兟
他曾一意孤行投资平安保险,却成高盛经典案例。
.10.139085554

赢家服饰董事长陈灵梅:灵梅香万里

上传时间:2012年3月8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陈灵梅
商海木兰系列之盛年一枝梅,赢家服饰,陈灵梅。
.10.138526528

品尚红酒张辉军:红酒平民消费倡导者

上传时间:2012年2月22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张辉军
有喜有忧,忧的是红酒不能这样喝,喜的就是红酒的这个喝这么多我卖得就可以越多。
.10.138358203

八马茶业王文礼 铁观音王国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7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王文礼
新春特别节目:欢乐中国年之八马茶业王文礼。
.10.138177059

德润环保刘梦奇:用梦想成就奇迹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3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刘梦奇
让生活垃圾变废为宝,他是环保主力军,两次失败,他如何凤凰涅槃,成就城市环境伟业。
.10.138112520

一周年特别节目 创业在路上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0日
主持人:王海东    嘉宾:
52位游走商海的勇者,1座演绎创业故事的舞台,碰撞出财富累积的智慧火花。

文字实录

  王:用智慧开启资本,用资本创造奇迹。这里是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冠名播出的《创业资本圈》,我是主持人王海东。首先来认识今天的三位观察员。

  观察员VCR:

  李玮栋,ChinaVenture投中集团首席分析师、研究总监,具有多年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研究经历。

  邵红霞,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参与投资优质企业150余家。

  舒 娅,深圳广电集团节目主持人,主持过的节目有《非常财经观察》等。

  王:我们掌声欢迎三位观察员。我们今天这位圈主他是从教师出身,最后成为了一名投资人,他是中国最老资格的创投人之一,而如今也是中国创投界的大佬之一,通过短片我们来认识他。

  VCR1:圈主介绍

  他,从小梦想成为一名军人,两度高考却都与军校擦肩而过,误打误撞进入会计专业;他是一名教师,尊师重教15载,却依然安抚不了他那颗“爱折腾”的心;南下深圳,入主创新投,他成为中国最早一批创投人之一;两年半升任总裁,他却依然心有不甘;再次扬帆起航,他创办东方富海;如今,东方富海已掌管70多亿的人民币基金,他又将会为我们呈现出一番怎样精彩的PE世界?他,就是本期圈主,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

  王:我们掌声有请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先生,有请。你好陈总。

  陈:海东,好久不见。

  王:好久不见,来面对一下我们的观众,现在经常看到您呢是在微博上看您了,您在微博上自我介绍是这么说的,不做送钱的天使就做吃钱的魔鬼,什么意思?

  陈:做投资大家都知道,很多人都希望从我们这拿钱,不是说所有人都能拿到我们的钱,实际上我们的投资率非常低,看一百家企业才能投上两三家。

  王:小气鬼。

  陈:从这个角度来说呢我们很小气,像魔鬼一样。

  王:好的我们接下来就一起来挖掘一下。最近陈总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微博,这让我们大家都非常高兴,因为在微博中他攻击了一个行业,结果被骂的狗血淋头,到底是攻击了哪个行业呢,通过短片我们来看一下。

  VCR2:

  3月22日,陈玮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微博:“别把电商当回事,他就是个摆摊的,凭什么烧钱无数;他就是个卖东西的,凭什么高买低卖;他就是个货担郎,凭什么趾高气昂;他就是个杂货店,凭什么估个高科技。”联系近日唯品会流血上市首日即遭破发的惨状,陈玮调侃的言论无疑给正处窘境的电商又泼了一盆冷水,同时也激怒了不少电商人,一时间在微博上掀起了电商和VC的骂战。无奈的陈玮唯有在微博上自嘲“试捅一下,好像捅了马蜂窝”。

  王:陈总您干嘛这么冲动呢?

  陈:我发微博发了600多条,但是只有这一条很多人骂我,我们大家都知道现在包括唯品会上市,都得到了市场比较负面的反应,原意是想给这个行业泼点冷水,希望大家在投资的时候和创业电子商务的时候应该比较冷静,没有特别的含义。

  王:电商骂您的时候您什么心情?

  陈:刚开始的时候没觉得什么,最后我觉得有一点点的郁闷,就因为很多人在微博上骂我,当时我觉得自己也回头看看,我这个微博到底怎么了,实际上我在讲一个买卖的本源,低买高卖才能够挣钱,但是我们发现由于电商的竞争格局和电子商务本身的一些特点,大家为了吸引更多的客户、吸引眼球、吸引点击,会违背这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高买低卖,这样的话我觉得如果长期以往那么可能会失去电子商务本身对投资人的吸引力。

  王:道理大家都知道,问题是您这挨了骂了心情感受如何?

  陈:心情好像还可以,因为粉丝也增加了不少。

  王:这倒也是个办法别人会说您在炒作。

  邵:我觉得这点小事应该没有问题,做投资如果连这点淡定承受力都没有那怎么行。

  王:所以陈总挨骂也是活该的嘛。

  邵:内心的坚强很重要。

  王:但是在很多的回击中,我们也看到了一条回击,我们觉得这个回击倍儿有利:别把VC(风险投资)当回事,就是一帐房先生,凭啥像地主老财似的吆三喝四,有钱人不是你,就是一看猪跑的,凭啥对真吃猪肉的指点江山,何必装成救世主,有钱在手上谁不会锦上添花,这还算次要的,最后一条太吓人了,逢人必谈投后增值服务,不就是和证监会勾结那点事吗?

  陈:他想点清楚VC(风险投资)的本源,但最后一句话说的有点过,当然证监会需要跑,但是真正的在中国目前的审核机制上,如果不是好企业,你跑到郭(树清)主席那也是没有用的,当然我觉得产生这样的争论,对我们来说,我自己看这条微博发起的这样一个争论,我最初想当时很多人骂的时候,我是不是要把它删掉,但是我最后想了一下还是保留下来。

  王:删了骂你的人会更多

  陈: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另外我觉得大家用这样的一个方法来调侃一下VC(风险投资),对我们也是一个好处,说白了我们不是有钱的那个真正老板,我们是代客理财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该更谨慎地看待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投资。

  王:对,其实从此也看得出来。您的境界是要比电商高多了,你看他们挨了骂了他们就沉不住气了,要还击,但是您挨了骂您想到的是,我要调整自己更加进步。陈:谢谢 因为我们看过猪跑也吃过猪肉,所以我们这点心理承受力还是有的。

  王:您投过具体的电商网站吗?

  陈:我投过两家,一个是卖酒的,当然电子商务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都是3C产品和电子相关的和消费品相关的产品,我们为什么投一个酒,因为中国,最近大家对酒的争论也比较大,特别是两会以后茅台酒也开始降价,但是中国每年消费酒的量,是一个天文数字,非常大,但大多都通过线下来进行,那我们为什么投了这个酒仙网呢,和红杉资本一起来投他们,我们主要看到了在中国这种特殊的环境下,电子商务在这个行业、在酒销售这个行业所占的优势,一个就是价格会相当有优势,如果物流配送好的话,这种服务也能够延伸,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为什么我们选这个行业做电子商务呢?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有很多好酒,我看到资料上说我们一年大概从法国进口的拉菲有五万瓶,但中国一年大概消费掉两百万瓶,那也就是说我们假的非常之多,但是酒仙网最大一个好处就是,我们每一瓶酒都是真的,因为这个是电子商务,做酒的电子商务最重要的一个品牌,可能在中国这种特殊情况下,在网上卖酒以后会变成一个时尚。第二个我们也和达晨投了一个移淘网,在手机上做电子商务的,我觉得移动互联的电子商务未来肯定是一个非常大的趋势,一定有几家会长出来的,就看看我们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团队,最后在移动电子商务上有所作为。

  李:我觉得陈总这两个项目投资的话是顺应了国内PE行业发展的趋势,因为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从2011年开始国内的二级市场起来之后做PE的人是越来越多,大家都去找这种Pre-IPO(投资于企业上市之前)的项目,但是现在好一些的机构都开始在往中早期的项目上布局,包括像互联网和TMT(数字新媒体)相关的这种行业,不要大家都去竞争大家都去抢这种即将上市的公司,我觉得陈总的投资还是有一个比较有前瞻性的眼光。

  王:第一呢因为您投了,玮栋只能说好,第二呢因为您投了这两家企业,所以您无论在任何场合都会说这两家企业好,有过失败的案例吗?

  陈:当然大家看我们这个行业可能讲成功的案例多,动不动就这个挣多少钱那个挣多少倍,但实际上我经常开玩笑讲,我投资失败的案子失败的钱,可能比很多小的基金本身都大。

  王:最让您痛彻心扉的是哪个?

  陈:大概在2001年到2002年左右,我们投过一个案子,在四川,那个案子我们投了大概三千万,另外两家机构一看我们投了又各投了两千万,一共七千万,银行一看这公司原来不怎么样,怎么现在那么多机构投它,他也给了1.1个亿,所以最后我们的钱全没了。这个案子本身实际上从表面上看,这个案子亮点非常多,比如它是国家“双高”认证企业,是做新能源的,然后企业厂区也非常漂亮,行业没投错,机会那个时候应该说也还行,要说投错了的话现在总结起来就是投错了人。

  王:那位企业家他后来到底做了什么?

  陈:他办了两件事,第一个首先作假,他假到连我这一个会计学博士都没有看出来,他把自己的钱给自己的客户,让客户来买他的东西,通过银行来买他的东西,他交营业税、交增值税、又交所得税,他的利润什么都是真实的,从账上都看不出来的,银行去查都查不出来,他第一年这么做,第二年这么做,第三年还想这么做,结果他实在没钱了,然后他就把其他的钱挪用了。当然他在赌创业板出来,他想纯粹运作一家公司到创业板上市,那这种公司的风险是很大的。所以在这个公司快失败的时候,我跟他那个老总讲一句话,我说李总什么时候我来看到你穿着工作服在工厂里、在车间里,这公司可能还有救。

  王:所以说人心险恶,不是一个会计学博士能够算得出来的。

  陈:对,所以因为做投资,我现在基本上学会了相面。

  Part2:

  王:各位现在收看的是由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冠名播出的《创业资本圈》,那么今天和我们聊天的是东方富海的董事长陈玮先生。所以说人心险恶不是一个会计学博士算得出来的。

  陈:对,所以因为做投资,我现在基本上学会了相面。

  王:没错,其实相面的结果就在我手里,来分享一下。那么陈总是这么说的,投资就投三种人,第一种是大气的人,胸怀宽广,懂得分享;第二种是一根筋的人,执着守志,不为所惑;第三是爱面子的人,重情守诺,责任天下。这就是您的相面术了?

  陈:对,在吃亏上当很多以后我自己总结,我觉得团队里面同时具备这三种特质的人是比较容易成功的:比较大气,他懂得分享,所以我们到一个公司去看,我不会看这个公司有多少博士、硕士、教授、科学家、院士。我们要看他们这个团队在一起混了多长时间,这个团队是不是刚刚召集起来的,我们要看他们是不是在三五年甚至十年都在一起,而且核心管理团队是不是有股份。中国最好的民营企业,我最佩服的企业——华为,但是华为你看任正非,任正非只有百分之一点几的股份,所以只有一个大气的人,懂得分享的人,愿意把自己的东西包括股权在内的和大家分享,包括理念,他才有成功的可能性。第二个,还必须具备另外一个特质,就是他执着,他做这件事情,做不成功,誓不罢休,再艰难也要走这样一条路,那么这种人我们就不会(投错)。所以我们开玩笑说我们不投资名片打折的企业家,有的企业家给你的名片打了好几折,他是这个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高科技公司的总经理,煤矿他也是董事,他受环境的诱惑,所以你真的给他钱后,你不知道你的钱跑到哪里去了,所以要投一个相对执着的人,第三个就好面子的人,这个好面子是好事么?但我觉得在中国、在企业家中间是非常重要的,我喜欢的企业家是,他特别看重自己的声誉,看重自己的企业,看重自己企业的声誉,就是你相信我、投给我,我要为你的钱负责,最怕那种企业家,你把钱投给他以后,企业做不好了,他就说,陈总,我就那样,那您看着办,所以我觉得,同时具备这三种特质的人,你投的钱,真的失败了,你知道这个钱是走在前进的路上倒下去了,而不是你不知道这个钱,他为什么失败了,你找不到这个钱了。

  舒:那您说到的这三种重要的品质,我想说,虽然说是一个投和被投的关系,是不是也是您身上具备的一个重要的品质呢?

  王:就是说谁像我,我投谁,这个问题太狠了。

  陈:我跟我的团度也讲过,我说我们投资要投三种人,首先要问问我们自己是不是这三种人,为什么呢?因为从LP(有限合伙人)投资人的角度,他把钱投给我们,他也要看我们这个团队,首先要判断你这个团队这些GP(普通合伙人)管理人是不是值得托付,你有没有可能把我们的钱拿走,第二,你有没有这个专业能力,找到那些好的项目,第三个,你这个团队是不是一直特别稳定,我也跟我们团队说,我们是不是这三种人。

  王:您自己核算一下,算吗?

  陈:我努力争取做这三种人。

  舒:那么您觉得您最具有或者最缺的是哪一部分呢?

  陈:我觉得•••

  王:他不好面子。

  陈:也好面子。我觉得实际上这三个方面我觉得有些地方做得还不够,比如说第一个,要做一个比较大气的人,那么大气的人,经常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很多人愿意把自己的苦和别人分享,但真正有利益当前的时候,能不能做这样的事情,所以为了避免我自己也做不到这个,我们公司在成立的时候,我们第一条规矩,制定的第一个制度大家可能想不到,我们就制定了一个“分赃”原则,万一东方富海有一天有钱了,钱怎么分,我们先把这招给定下来,定完了才制定其他规则,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到很多创业者,兄弟姐妹创业、哥们朋友创业,最后就是“分赃”不均散伙,这是非常惨痛的教训。

  邵:我是想啊,现在这个行业真是处于一个拐点期了,好像这个行业走在一个巨变的路上,PE的这个野蛮生长终结了,然后整个暴利时代结束了,现在对很多PE机构来说,融资变得很困难 ,LP也出现断供,我想知道,现在的这个困惑你有么?

  陈:我长白头发全是干这个行业干出来的,这个行业是一个让人非常纠结的一个行业,PE行业本身来说还非常年轻,我们才刚刚学会走路,有的人还在扶着墙走,所以在这个很脆弱的环境下,环境一变就对我们打击非常之大,所以我们这个行业,引领我们这个行业最大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是资本市场,你只有赚钱效应 LP才会给你钱,否则大家就作鸟兽散,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中国现在的PE行业面临的几个问题我们必须深刻地考虑,第一个就是LP,LP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他不给钱了,我们什么也不是,没得玩了,咱们也不能骗他们给钱,你得用实事求的方式告诉他,你必须要LP相信这个行业值得做而且是长期做,第二个呢,是资本市场,在中国资本市场创造了很多奇迹,当然中国资本市场现在好像说十年以后又回到了原点,又给大家带来了很多的这种所谓的哀伤,但对PE来说,我觉得资本市场,对我们最大的吸引不是一个高市盈率,而是它正常的一个融资渠道和资产配置的这样一个流动性,所以我觉得价格回归,包括发行制度改革,未来一定是这样的,中国资本市场早晚一天会像香港,会像美国,我们一定有这样的一天,PE的投资项目在IPO的时候也亏钱,我觉得这个市场才成熟。

  李:其实根据我们的观察,PE行业其实跟国内很多的行业都有着相似的发展经历,早期的话可能外资首先进入凭借他们有行业的经验和这个成熟的模式,可能在中国最早赚了钱,后面的话我们的民营企业逐渐出来,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很多的民间资本,也都开始逐渐地进入了这个行业,在这种情况下,其实这种有很长时间的发展经验的机构,他的人才就会有很强的吸引力,比如像我,都有山西的老板来挖我说,你来帮做我做这个投资,我就想了解有没有外面的新的投资者来挖您的团队的人。

  陈:这个行业其实有现成的知识可学经验教训可学,你就看人家美国怎么做的,对不对,那就采用有限合伙,另外核心团队采用一个激励机制把他留住。

  王:“分赃”嘛。

  陈:就把“分赃”规矩定好,你不能说老变,过一会就变成老大的,老二就没有了,这不行,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个机制非常重要,我觉得第三重要还有一个什么呢,咱们虽然是个商业化机构,但还是讲究一个文化,我力图在东方富海打造一个文化,就说我们是一个“家文化”,Family加一个所谓合伙制的文化,让他觉得在公司工作特别有趣,所以每次公司在装修上下很大的功夫,我说我们一定要创造这样一个好的环境,让大家喜欢东方富海,并让其他优秀的人也加入东方富海,所以我一方面在预防别人挖我的人,另一方面,我也想挖别人的人。

  王:据说陈总为了把公司装修得更吸引员工,听说您还专门去了两次日本去考察了他们的情趣旅馆的装修风格,他们的办公室这间是深海风格、那间是宇宙风格、那间是厨房风格。

  陈:我的情趣还没那么高,还没达到那么高。

  Part3:

  VCR3:

  经济的高速增长,商业模式的快速变化,为近20年的中国带来了诸多创业机会,也使中国投资业风起云涌。每一家迅速成长的企业背后,都有着投资的助力。但是疯狂追逐项目的高额回报,投资人和管理者之间的职责不清,也让中国PE蒙上了一层灰色的迷雾。历经十年PE的“创投老兵”陈玮,选择以出书的方式,记录自己十年的投资心得,归纳中国式投资逻辑。透过文字,我们又能否看到陈玮PE十年的成长故事?

  王:这封面照片是谁给您拍的?

  陈:这张照片实际上是前一段为了出这本书专门找人拍的,因为我以前是西装控,什么时候都穿着西装。所以这个是,也是穿的西装,但其中,干脆拍几张不穿西装的,就拍了几张,最后编辑选了一张,我觉得也还行,就是比较胖。

  邵:你看我说的对吧,在我的印象中,陈总永远是西装领带的,我觉得只有西装领带才是陈总,所以这张照片我也觉得不太像,就是不是你的风格。

  王:其实您这本书里面比较吸引我的,第一个首先就是您的自序,您的自序叫《三个“没想到”成就我的PE人生》,三个“没想到”是什么?

  陈:我第一个没想到我就觉得是没想到会学了会计,第一年想考军校,结果一高考差了几分没考上,然后第二年考大学的时候就想着只要什么学校能招我就行,我那时候没有想到要考本来也没有学会计、没报会计,去分配的就学了会计;我觉得第二个没想到是当老师,改变了我的性格,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不像现在话匣子打开收不住嘴,那时候问一句答一句,有时候问两句才答一句,那当老师的时候我才发现。

  王:得上课啊

  陈:你必须讲,而且必须很逻辑的讲,而且必须还要很有知识的讲,你必须讲的能够吸引到学生,我觉得第三个没想到就是做投资,我根本不知道VC、PE是什么东西,那时候回国的时候我总想换一个工作,哪个工作钱多我就干哪个工作,我当时就这样一个思想。

  王:这是一个很庸俗的思想。

  陈:非常的低级庸俗,但当时就是这样想。

  王:您刚刚离开学校以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不是就是来到创新投?

  陈:就是创新投。

  王:据说当时您第一个月拿到工资以后,您惊呆了是吗?

  陈:我一看这么多钱,八千块钱。

  王:那是哪一年?

  陈:2000年,2000年元月份,那时候我还干了一件特别低级庸俗的事,我是1999年十二月二十几号来报到,因为在我的理解中,国企你只要在12月31号之前报到都有年终奖发。

  王:后来呢?

  陈:后来一分钱也没有。

  王:但是这个八千块钱的月收入,已经比您在学校里面要高的多啦?

  陈:大概高了七八倍,因为那时候我在学校只有一千多块钱,那时候做系主任、副教授就一千多块钱,已经很激动了,简直乐的睡不着觉,第一件事是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汇报,就说我一个月有八千,我爸妈都很吃惊,他们那时候给我定的目标是找一个三千块钱工资的工作就可以了。

  舒:那我想知道您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之后,八千块钱可以说是数量挺大的,怎么花的呢?

  王:先下二十天馆子再说。

  陈:没有。我首先在床上把八千块钱数了一遍。

  王:那时候还是发现金呢?

  陈:我取成现金数了一遍,因为我刚来第一个月那时候还没卡,先数一遍,第二件事是马上下楼去把房费交了,因为房费就是八千块,因为我第一个月来的时候我住酒店,一个月酒店费就是七千多,住酒店的唯一的理由是上班不迟到、比较方便,因为第一月我想给大家留下好的印象。

  王:从那以后您的职业经历已经不再用一个月八千块钱用这样的一个标准来衡量,因为您到创新投短短的两三年的时间您做了总裁了。我在电视台都呆了十年了。

  陈:也快了。

  王:换了好几个总裁都没有我的份。

  陈:那这个我觉得这件事纯粹是意外,我觉得纯粹是命运对我的青睐,因为当时大家都知道原因,阚总很意外的调到了南方证券去,所以那时候突然腾了一个位置,那领导突然让我当,所以我觉得也很奇怪,那当然来了,咱们也不能拒了。

  王:好事来了还能拒绝。那后来您为什么还是选择自己创业。

  陈:我觉得这个还要感谢深圳,我觉得深圳是全中国创业环境最好的地方,第二个就是感谢这个行业,那时候真正在中国人民币基金采用独立的所谓的第三方吸引民间资本来做投资实际上并不多,那我跟我的同事商量,我们能不能做一个独立的GP所谓专业的独立的GP,从社会募集LP的钱来进行创业,不需要其他的背景,我觉得中国就算我不走,陈玮这个团队不走这条道,东方富海不做这件事情,迟早会有,还有迟早会有其他人做,而深圳刚好是这样一个土壤,大家鼓励创业、宽容失败,再一个我离开的时候,我父母特别担心说,你是我们家挣钱最多的一个人,你这个万一干不好我们怎么办,都得喝西北风去,我跟我父母说你们放心,最差咱们回学校当老师。

  王:我们一般会想象说一个四十多岁的老人家,当然你跟我差不多,就深圳平均年龄来讲,突然毅然放弃了国企这种很优越的这种条件然后出来单干好像蛮悲壮的,但是您好像没看出来?

  陈:我觉得一点没有,海东,你要看我的团队,我的团队很多人跟我从创新投出来,那他们也放弃了很优越的条件,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呢?我相信他们和我有共同的理想,第二是他们看到了这样一个机会。

  王:您其实现在虽然说在提防别人挖您的墙角,但您自己的在挖墙角这一块也是有着光荣的历史,您第一下就把人。

  陈:就挖过国企的墙角。对。

  “圈主也疯狂”环节

  王:我们今天的圈主也疯狂为您准备了一组问题,要请您不加思索的来进行回答,第一个,国内银行暴利是指被打劫,您觉得银行的手续费高吗?

  陈:高。

  王:开征房产税会不会增加您的负担?

  陈:会。

  王:您最喜欢以下哪几个人物?A 凤姐 B芙蓉姐姐 C郭美美。必须要有一个。

  陈:凤姐,我觉得凤姐太不容易了。

  王:听说现在有一个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生要跟她谈恋爱。

  陈:已经开始谈恋爱了?

  王:好像是。

  陈:那祝福她,我觉得凤姐真的不容易,她能走到街上就不容易了,问题是她能走到媒体前就更不容易了。

  王:您能不能对着我们的镜头,深情地对凤姐说一声祝福。

  陈:凤姐你好。

  王:好了,下一个问题,韩寒和方舟子您支持谁。

  陈:我支持方舟子。

  王:您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陈:投错了企业,看错了人。

  王:我们又想到了一个沉痛的关于四川的故事。

  王:您最大的爱好是什么?

  陈:投资。我希望看到我投的企业家会成功,特别是很年轻的创业家通过我们的资金和我们的所谓的服务帮助他成功,我觉得投资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享受,这种享受没法形容,反正比吃肉的感觉好。

  王:您是因为干这一行而喜欢它还是说我一开始就真的很喜欢?

  陈:那一开始不喜欢,我都是“被喜欢”的,所以干完了以后。

  王:从会计学博士开始。

  陈:就慢慢开始喜欢了。

  王:您会对电视机前的创业者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陈:第一个不要想到了就创业,我觉得创业是一个非常艰辛的事,一定要做好准备,这个准备就是说各方面的,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因为你一定会受到打击,你要想到最坏的结果出来你能够承受。

  舒:这个陈总在他的《我的PE观》里说到,PE的春天永远是非常短暂的但我想祝愿在您的世界里永远都是春光无限。

  李:陈总也是在自己的书里去梳理总结了自己做东方富海这些年的一个经验,那么我们也看到在最近的一两年之内,我们也有过一个统计关于说尤其像达晨、像东方富海在未来一到两年之内的管理IPO的在排队的公司的数量也是在国内的PE里面都是排名比较考前的。所以说我也希望陈总投的项目都能有一个很好投资收益,然后也能为自己的LP,自己的项目公司,为自己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

  邵:我就希望陈总带着东方富海继续走下去走的越来越好吧。

  王:好啦,其实我们也有一份礼物要送给您,这是一幅漫画,虽然您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人,但是我们还是一眼看出您的本质,您是一个青面獠牙的,一个魔鬼型的人物,对于专业而言的话,魔鬼的残忍、冷静、冷酷。

  陈:我喜欢这个。

  王:您一定会喜欢这个。我们一直在注视着您的事业每一点的变化,我们希望您今后也能够经常有空到我们这个地方像老朋友一样来坐一坐。

  陈:谢谢。

  王:好的,谢谢陈玮。谢谢我们的三位观察员,谢谢我们电视机前的所有的观众朋友,以上就是本期《创业资本圈》的全部内容,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再见。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