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两会视频

蔡东晨:医药分开十年该有作为精彩回顾

2012年03月05日11:20 来源:
播放次数:0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38953756

蔡东晨:医药分开十年该有作为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陈冉    嘉宾:蔡东晨
医药分开提出十年来没有作为,亟需打破医疗资源垄断。
.10.138970367

李建保:海南大学应届毕业生就业率达88%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赵黎    嘉宾:李建保
海南大学应届毕业生就业率达88%,跟全国水平相比处于中上等。
.10.138970206

姜斯宪:考察干部不包括应对舆情危机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赵黎    嘉宾:姜斯宪
考察干部不包括应对舆情危机,主要是公共服务当然包括旅游。
.10.138964870

姚景源:云南干旱暴露农业技术薄弱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    嘉宾:
姚景源:云南干旱暴露农业技术薄弱
.10.138964768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收入与分配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    嘉宾:
两会代表委员热议收入与分配
.10.138964485

人均年收入千元 元谋四十三个乡无贫困补助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    嘉宾:
人均年收入千元 元谋四十三个乡无贫困补助
.10.138964428

姚景源:加强消费对经济的拉动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    嘉宾:
姚景源:加强消费对经济的拉动
.10.138962399

温家宝:房地产市场调控处于关键阶段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    嘉宾:
温家宝:房地产市场调控处于关键阶段
.10.138961631

2015年PM2.5监测覆盖所有地级以上城市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    嘉宾:
2015年PM2.5监测覆盖所有地级以上城市
.10.138961128

中央已按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4%

上传时间:2012年3月5日
主持人:    嘉宾:
中央已按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4%

文字实录

  记者:医药分开十年来没有前进一步,请问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蔡东晨:提出这个概念是十年,十年是什么?是十六大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四分开”,到目前为止已经十年了,十年没有取得进展。

  记者:为什么呢?

  蔡东晨:这是决策部门的事儿,我很难说为什么。我认为改革的目的应该打破医疗资源的垄断,应该利用市场这个无形的手,加上行政这只有形的手,主动而不是被动去改。

  记者:是不是我们现在药品销售的80%是在医院层面上?

  蔡东晨:不仅是药品销售的80%,而是所有的医疗资源全部被医疗机构垄断,不打破垄断,不引入市场机制怎么分开呢?其实引入市场机制,搞医药分业经营,是很简单的事情,医药分开是成本最低最合理的一种资源配置,效率最高的配置手段,所以社区医院取消药房,到社会零售药店去买药,买药回来医生就给患者打针,挣打针开药方的钱就够了。

  记者:他挣那点钱能维持他的生计吗?

  蔡东晨:不用国家补钱,可以适当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政府给了需方钱了,需方拿这个钱去买医疗服务,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不就行了。

  记者:这样医生的待遇也能上来,就不一定靠回扣了。

  蔡东晨:完全不用靠回扣,这样他的医疗技术医疗知识都会大幅度地提升。

  记者:我在想,你要大幅度提高医疗服务的价格水平,因为我们现在整个物价水平都比较高,如果这块大幅提高的话,是不是来自民间的压力会比较大?

  蔡东晨:民间的压力由国家财政给予补贴,现在补240元,将来可以补到400元甚至800元,只要财政允许。实际上我们是有钱的,十万亿的财政收入,用于教育经费还在4%以上,用于国民健康的费用应该提高,现在医疗补贴的数额比较少。国家的目的是让老百姓享受基本的医疗服务,提高人们的健康水平,这也是财政的一个导向问题。政府执政为民就体现在这里。

  记者:您刚才提到我们的招投标制度有很大的问题,刚才您提到海南青霉素案例,那些辅料的生产成本已经到了招标价了。

  蔡东晨:我说的成本,仅仅是包装成本,连辅料都不包括。一个玻璃瓶8分钱,一个丁基胶塞7分钱,加上一个铝盖2分钱,加起来0.17元,里面装什么呢?谁来给装?那都是成本,可是中标价0.16元,中标价就是这样,大大低于成本,低于成本就意味着有重大质量风险,实际上对老百姓的健康是个危害,影响深远。和医改的初衷背道而驰。

  记者:这样可能会对百姓的健康带来伤害?

  蔡东晨:是的。这样中标的产品,一是质量安全风险,二是不能保证持续供应,从长远看,不能保证百姓用上便宜有效的药品。

  记者:刚才您提到我们石药集团是生产青霉素的,您怎么样应对这种恶性竞争?

  蔡东晨:没办法,我长期亏损,我就不生产了,这就是低价药死去的原因,成本过低,没人生产,百姓需要,却找不到药,这就是最低价中标的结果。

  记者:也就是说现在社会上基础药物普遍缺乏的原因在这个地方?

  蔡东晨:是的,前段时间老说“低价死,低价死”就是这个原因,定价不合理方法不合理导致这些药从市场消失了,实际上老百姓总得看病,便宜药没了怎么办?只能买高价药进口药,老百姓的负担加重了,而不是减轻了。

  记者:解决最基层的药物,是不是采用政府可以指定定点药厂生产的办法?您觉得可行吗?

  蔡东晨:很多办法都可以解决,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简单得很,非常简单,就是统一定价,定点生产,或者明确规定,不得低于成本竞标,低于成本报价抢标是不正当竞争,但是,核心是56号文逼着人家低价投标,应该改那个文件就行,那个文件整体挺好,就改一个字就行,改掉那个“最”字,把那个“最低价中标”改掉,价值取向不能最低价。药品是个特殊商品,特殊在哪儿呢?价格不对称,不像啤酒一样,谁的便宜我买谁的,设想一下,患者病入膏肓,快死了我还要到处去找便宜的药吗?他疗效好,能救命,价格再高也要先救命,而不是到处找便宜药。

  记者:国家确定这个价格的时候有一个参照吗?现在他能合理地制定出相应的价格吗?

  蔡东晨:国家发改委价格部门都知道成本线,成本是可以调查清楚的,按实际结果改一下招标办法就行了,改一下56号文,就是允许低于成本投标的方式就行了,回到当初制度设计的本意,药品要质量可靠安全有效价格合理方便可及就行了。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