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两会视频

迟福林:本届政府应出收入分配方案精彩回顾

2012年03月02日13:21 来源:
播放次数:0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38886780

迟福林:本届政府应出收入分配方案

上传时间:2012年3月2日
主持人:陈冉    嘉宾:迟福林
收入分配方案今年应实现突破,财税改革方案应当同步推出。
.10.138919761

蔡克勤:希望政府进一步重视职业教育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赵洋    嘉宾:蔡克勤
我国整个经济发展处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急缺的是高素质、高技能的人才。
.10.138919714

梅兴保:促使银行业利润回归正常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赵洋    嘉宾:梅兴保
应该通过一种理念的更新和监管制度的完善,来促使银行业利润回归正常。
.10.138919690

河北省正在实施能源产业结构转型与升级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倪洪章    嘉宾:王永忠
河北省正在实施能源产业结构转型与升级
.10.138919663

给小微企业减税 有利于打造长期经济增长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倪洪章    嘉宾:张小济
给小微企业减税 有利于打造长期经济增长
.10.138919639

打造长江中游经济带 成中国经济新引擎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倪洪章    嘉宾:潘碧灵
打造长江中游经济带 成中国经济新引擎
.10.138919620

不赞成实行房产税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    嘉宾:王超斌
不赞成实行房产税
.10.138919615

刘永好:企业海外并购需防范风险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肖丽翠    嘉宾:刘永好
中国企业走出去要注意控制风险。
.10.138919606

宗庆后:人大代表履职权力不断加强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肖丽翠    嘉宾:宗庆后
作为人大代表履行职责、履行权力不断在加强。
.10.138919545

蔡继明:修改土地管理法有利于城市化进程

上传时间:2012年3月3日
主持人:安娜    嘉宾:蔡继明
修改现有《土地管理法》部分条款有利于中央“三化”同步推进,有利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

文字实录

  记者:迟院长,首先想问一下,您今年带来的提案是关于哪个领域的?

  迟福林:我今年仍然是在自己关注的领域,我一共有3份提案,2份发言材料,我的3份提案里除了有一份是关于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以外,其它2份提案中的一份是“建议尽快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因为收入分配改革已经成为牵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关键性问题,所以能不能够尽快出台,它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所以我提了三点建议。

  第一,我建议本届政府内要出台了,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我很希望本届政府能够出台。因为去年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来了“尽快出台”,去年国家“十二五”也提出来了关于收入分配改革的一些重要思想。

  第二,建议今年年内应当广泛征求社会各方意见,使我们出台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具有民意基础。

  第三,在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的同时,比如像财政税收体制改革和调整应该同时出台。我总的一个愿望,希望能够“尽快”,这样有利于推动我们由投资主导向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有利于推动我们的社会转型,更有利于推动政府转型,所以这件事情应当说社会的呼声很高,各方尽管有相当大的难度,但是需求很大,各方面的条件应当说,在需求很大的情况下,这是最大的条件。

  

  记者:您刚才说去年就已经提出来收入分配改革的一些想法。我的理解是,毕竟要由很多的部门来牵头,您觉得由哪一个部门来做这项工作更现实一些?

  迟福林:收入分配改革涉及到方方面面。当然,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国家发改委是一个综合部门,也是一个改革的主导协调机构,但国家发改委来牵头做这件事情是理所应当的。而据我了解,国家发改委已经在这上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也正在抓紧征求社会各方意见,抓紧研讨,抓紧制订方案。

  

  记者:今年以来,您经常提到地方政府尤其是有“增长主义政府的倾向”。

  迟福林:是的。

  

  记者:这种倾向是不是会阻碍您的收入分配改革设想的进行?

  迟福林:是的,我们要承认:

  第一,“增长主义政府”的倾向开始形成,并且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什么叫增长主义呢?就是把增长作为他的主要目标甚至是唯一目标。我们现在以做大GDP为主要追求,以上重化工业为主要任务,以投资项目为重点,以土地批租为突出热点,然后用行政手段去干预。这种特点应当说这两年还是比较突出的。我们需要增长,而且增长对我们十分必要,但“增长主义”,把“增长代替一切”这就要出问题了。出什么问题呢?比如说我们现在发展方式转变就很难,怎么从投资主导转到消费主导?如果我们就以总量为主导,那就必定要加大投资,那就很难找到消费主导,消费是要投资的,但消费投资结构要改变,“增长主义”可能更重视的是短期增长。我们谈到消费主导是要探讨中国中长期发展的内生动力何在。

  第二,“增长主义”重经济、轻社会,所以社会发展,社会转型就不得不滞后。

  第三,在这样的背景下,当然收入分配改革的问题就很难成为各级政府,把它摆到最重要的位置上,更何况收入分配改革矛盾很多,利益关系很复杂。我们真是要有点政府转型魄力的话,很难破题收入分配改革。可能有些局部的调整,但真正要破题是很困难的。

  

  记者:因为我们在想,这些数字,中央考核地方政府更容易看得见,做公益事业,他给中央交的答卷里就不大容易有东西,在这方面您有量化考核方面的建议吗?

  迟福林:这就说到另一个问题了,为什么会产生“增长主义”的倾向?

  第一,现行的财税体制。现行的财税体制助推地方做大经济总量,不做大经济总量,地方财政怎么实现呢?有它一定的客观性。

  第二,干部考核。现在其它指标也很多,但硬指标是什么?经济总量、GDP的增速,所以不改变现行的财税体制,不改变现行的干部考核机制,要改变“增长主义政府”倾向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改变“增长主义”问题是个结构性问题。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