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宽客

指数基金管理——“精细”精彩回顾

2011年01月13日15:45 来源: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26777297

指数基金管理——“精细”

上传时间:2011年1月13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樊智
如何定义市场,寻找规律,并如何用数量化工具将以表达,并运用到投资中的全过程。
.10.127449232

2011可转债市场规模有望达2-3千亿

上传时间:2011年2月21日
主持人:卢长娟    嘉宾:范为
了解2011年最IN的固定收益类证券和它们的市场规模。
.10.126943566

量化的流行风格:短线 指数 保本

上传时间:2011年1月21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路阳
对量化投资的认识,经历,以及对建立量化体系的热情和展望。
.10.126593654

保本基金虽需求强烈 但供应有限

上传时间:2011年1月5日
主持人:卢长娟    嘉宾:吴长凤
了解到,为数不多的拥有金融工程部之一的东方基金在这项领域以及业务开拓方面。
.10.126342154

选好时 债基短期也可获得高收益

上传时间:2010年12月22日
主持人:卢长娟    嘉宾:沈毅
了解到基金公司固定收益类投资工具的收益特点,以及数量化研究方法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10.126109335

蓝海领域是战场 量化成长是武器

上传时间:2010年12月10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陶荣辉
量化方法在A股面临的4大难点,也将获得陶蓉辉对这4大难点的解决方法。
.10.125929701

研发α交易策略 创造投资新方式

上传时间:2010年12月1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马永谙
马永谙以多年的基金研究经验,以及在金融模型设计和开发过程中的感触。
.10.125828825

市场行为变动因子是研究的重点

上传时间:2010年11月25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冯雨生 白仲光
解读金融工程的发展方向,以及运用金融模型的目标。
.10.125425113

量化秘籍应市而宜 10年内或有效

上传时间:2010年11月4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陈嘉禾
分析师陈嘉禾分享自己对金融工程以及量化投资的体会和认识。

文字实录

  和讯网:大家好!这里是正在为您播放的和讯网最新栏目——《中国宽客》,《中国宽客》已经进入第八期,现在就为您介绍本期《中国宽客》核心人物——樊智。樊总您好!

  樊智:主持人好,和讯网的各位朋友,大家好!

  和讯网:首先请樊总就目前的工作内容及工作职责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樊智:我目前在工银瑞信基金公司工作,主要管理四只指数型基金。

  首先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工银沪深300指数基金;第二只是在2009年上市的工银上证央企50ETF基金;第三只和第四只分别是工银深红利ETF及其联接基金。

  如果大家关注工银瑞信的公告可能已经意识到,在下周二也就是1月11号,深红利ETF即将上市。

  当前我主要是从事这四只指数基的管理工作。

  和讯网:您管理的这四只产品,投资目标各有哪些特点和侧重呢?

  樊智:沪深300指数基金,从名字上可以看出,它的跟踪标的是沪深300指数。投资业绩目标主要是控制与基本指数的跟踪误差。控制跟踪误差实际上是贯穿于整个工银瑞信指数化投资业务的核心理念。工银瑞信指数投资业务在一开始就提出了这个理念,这也是在充分的借鉴海外指数性产品发展的经历上,前瞻性地提出的这个理念。从业绩、投资方面,我们追求跟踪误差的最小化。形象地说,我们就是要做到基金业绩与我们基准业绩之间尽可能拟合,这一点是指数性产品共同的特点。这是沪深300基金。

  上证央企50ETF,这只产品大家从字面可以看出来,它所跟踪的标的指数是上证央企50指数,另外它也是ETF产品(可上市交易的产品),这是与刚才提到的沪深300所不一样的地方。

  深红利ETF,这是下周即将上市的产品,它所跟踪的标的指数是深证红利指数。

  第四只基金与第三只基金是什么关系呢?第四只基金是第三只基金的联接基金,会有90%以上的组合投资于标的ETF,也就是深红利ETF,另外还会有一些备选股票,还有先进性、流动性资产。

  这4只产品,跟踪的标的指数共有3只,整体上要追求尽可能拟合标的指数,所以我们的工作整体上也是围绕着以上这几个方面来展开的。

  和讯网:大家也许还不并是很了解樊智,樊智经理不光是拥有丰富的实际投资经验,而且他也是专业理论层面的行家,他是《协整理论与波动模型:金融时间序列分析及应用》一书的作者,因此我们非常荣幸能邀请到樊智经理。能否谈谈您的体会,都能应用金融模型解决什么样的金融问题,比如您目前正在研究的某类问题。

  樊智:谢谢主持人的关注。您刚才提到这样一个著作,也是对我们多年学术研究成果的总结。从书名可以看出来,它反映了我们过去一段时间的研究和工作的结合是比较紧密的,也就是在数量化建模以及在金融分析中的应用,包括与我现在的实际工作结合仍是非常紧密的。

  过去我一直非常关注这个领域,怎么样用数量化方法来研究金融市场。粗略地来看,包含两个层次:首先是模型理论本身的问题;第二如何更好地与所面临的非常大的、海量数据的金融市场更好地衔接,最终是为了解决在实际工作运用中、在投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

  数量方法的广泛推进,我个人认为这是非常明显的趋势。在整个投资和金融市场的进化过程中,数量化方法都发挥着重大的作用。它同时也是海外市场在过去十几年、二十几年发展非常快的分支领域。

  我们经常听到对冲基金、高频交易、衍生产品,对这些领域的研究,与传统的投资,比如基于财务分析、基本面分析的研究,有一些比较明显的方法上的差异。刚才提到的数量化方法就是它们很大的特点,新兴的领域对数量化方法倚重得更多,需要得更多。

  和讯网:在国外,债券、衍生品交易比较多地应用到数量化方法,在我国基金行业,都是股票型和指数型基金,为什么是这样的趋势?

  樊智: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去讨论:第一,我们只是作为基金管理人,内部还有管理团队,如何来利用数量化方法,更好地管理产品,实现投资目标,尤其是投资业绩目标,第一个方面就是从内部管理的角度来考虑如何运用这些方法。第二,我们的产品是提供给客户的,客户会有不同的需求,他们会构建出不同的投资策略。因此从内部管理以及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这两点,市场上指数型和股票型基金比较多的应用数量化方法。

  和讯网:如何把这些不同的,各类金融模型融合成比较全面的、有特色的金融系统,工银瑞信在这方面的发展情况是怎么样的?

  樊智:简单地来说一下,实际上公司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多年的积累和发展,我们的团队也有多年的磨合。在不同的领域,包括风险管理、业绩评价、数量化研究,以及现代指数化投资方面一直在做研究。可能各个时期所关注的目标略有差异,比如说以前做风险管理,现在做指数化投资,但是实际上它所依据的数量化模型和数量化方法是完全一致的,包括我们团队既有直接做投资交易的,也有做风险管理的支持工作。

  和讯网:就我个人的理解,就算是像基金这样的大公司,资金规模比较大,在现有的风险管理比较完善的情况下,要想建立全面的金融系统也需要很长时间,过程很复杂,需要很多人力和物力的付出,才能满足对金融系统的要求。

  樊智:是这样的,所以在我脑子里,一直有这样的观点,建立一个模型,或者采取一个方法实际上并不难,方法非常多,模型也非常多。但是建一个有效的模型、有效的方法,能够对实际工作有帮助、指导的方法,客观地说还是比较困难的,这也是我们研究数量方法最具有挑战的核心竞争力。

  和讯网:您是数量分析的专家,在您看来,近几年,金融领域里的数量分析、统计分析都有哪些创新

  樊智:有一个很明显的趋势,金融市场的发展所导致的数量化、方法化的需求在不断地提升,或者说在不断地变化,同时也提出了一些更新的要求。比如说2010年4月份上市的股指期货,对于参与到这其中的人,能非常深切地感受到这样的变化:

  首先它标志着股指期货这个衍生产品,在经历了很多年的准备之后,终于推出的一种新的工具,这个工具带来的投资策略将更丰富,它直接意味着我们不再是简单的做多,以前只能买,不能卖空。形象地说,那么多模型、那么多符号、那么多方法,这里面实际上只有一个加号,没有减号,因为减号实现不了,一个资产的收益减去另一个资产收益,另一个资产收益怎么实现?那个减号是实现不了的。股指期货推出,让这个体系更加完备,股指期货这个工具相对于海外市场来说,是比较基础的,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海外市场的衍生产品非常复杂,花样非常多,一个衍生另一个。在国外看来一个很基本的工具,对我们国内市场的触动,包括对于理论方法的需求和要求、带动是非常显著的。

  我们看到,媒体上报道也非常多,股指期货出来之后,投资者交易的策略、交易的频率、交易的品种,以及与它相关的品种(比如说ETF品种)带来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这是从市场的角度来说,它对数量模型方法,甚至计算机系统要求的改变也是非常大的。

  和讯网:在未来2-3年,或者1-3年,您最希望推出哪一类的衍生产品?

  樊智:从目前来看,我们走过的一些创新发展的路线,我认为是跟海外市场非常像的,而我们现在所处的阶段,实际上是海外市场一个初级阶段;我国在衍生产品阶段,市场发展是非常有限的。比如现在的股指期货,它的标的指数目前只有沪深300,下一步会不会推出以其他标的指数为标的的股指期货,在这方面,投资者,还有我们这样的管理人都有需求,这才能标志着股指期货这样的产品丰富起来了。

  其他类型的衍生产品,比如曾经有过的权证,现在还有的可转债产品,这都是属于衍生产品的范围,这样的产品是不是可以继续发展。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对这样的产品需求量还是比较大的,不同的投资者,有不同的风险收益偏好,他要构建不同的投资组合,甚至他要实现不同的交易策略,他对这个产品一定是有需求的,就是看这个产品够不够丰富。就好象我们出去买东西,超市里的东西够不够丰富,因为各种需求还是有的。

  和讯网:我们的投资者是否可以期待一下权证市场的再度繁荣。

  樊智:这是一个广义的范围,这个产品的种类也是非常丰富的。

  和讯网:近两年,ETF联接基金大家都比较关注,很多基金公司都推出了ETF联接基金,这种产品我们和国外的区别有哪些?数量化研究工具在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樊智:投资者也关注到联接基金,最近也是发展非常迅速,这也是与ETF这种类型的快速发展相伴随的。刚才我们在介绍产品的时候,谈到了联接基金是依附于主基金、主ETF的产品。比如我们工银深红利ETF的联接基金,它基本的标的是会盯住深红利ETF,那两个基金之间的业绩走势会非常接近,当然会有一些微小的差异,因为它要做一些现金管理,这个我们在契约书上都有规定。大的方面,二者的走势非常接近,有同样的标的指数。

  联接基金的推出,是为了更好地满足银行端渠道投资者的需求,因为大家非常清楚, ETF产品顾名思义是交易所交易的产品,交易所交易,意味着参与ETF投资和交易的投资者是在这个交易所有证券投资账户的投资者,他有像买卖股票一样类似的交易机制去投资ETF,去做ETF的交易和申购赎回这样的工具。

  国内市场的很多投资者属于银行端客户,如果他在证券交易所没有开户,他做不了这样的投资,但对这样的指数性产品又有需要。我们怎么样实现这种需求呢?因此就推出了联接基金,同样在银行端的客户,他可以通过申购赎回联接基金来实现对深红利ETF或者深红利指数的投资,相当于打通了之间的渠道,方便了银行投资者,这是设计这个产品最大的初衷。

  至于这里面用到的数量化方法,这是指数性基金一般的管理方法,因为联接基金本身也是一个指数性基金,待会我们会在方法里面谈到。

  和讯网:比如ETF联接基金在投资于标的指数成分股、备选成分股,以及一级市场新发股票的时候,它的分配比例是怎样的?您在选择这些比例的时候,会用数量化方法做哪些工作?

  樊智:您提的这个问题很专业,也很细。在契约中我们规定基金的产品、规定基金的投资范围,像您刚才提到的成分股,以及备选成分股,还有其他的可以投资的范围。这样的投资范围以及所采取的投资策略,以及应用的数量化方法最终是为了满足基金的投资目标。

  从业绩角度来看,我们的投资目标是非常明确的,在基金契约中也写的非常明确,同时在做投资管理过程中要严格贯彻这样的目标,就是降低基金的跟踪误差。

  从可以采取的投资策略来看,首先,我们绝大多数的股票是投资于样本成分股、指数成分股,这是一方面。

  在实际过程中,不可能做到和指数完全的匹配,这是契约所允许的,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和法律法规的限制,比如说沪深300里面有两只股票是法律法规所禁止投的,这时候就需要找一些替代,替代的话,就不可能完全做到权重的匹配。

  另有一些比如说样本股停牌,或者流动性的一些原因,也需要找替代股票。

  同时我们还会有大量的模型来做优化,还要考虑交易的成本等等因素。总之,这样的一些方法,尤其是数量化方法,最终是为了满足我们尽量的拟合指数,降低跟踪误差的方法,围绕这个问题来进行的。

  和讯网:您一直在强度跟踪误差,您能不能具体地解释一下用什么样的方法和经历什么样的过程,才能达到跟踪误差最小和跟踪偏离度最小?

  樊智:这个问题我可以形象地解释一下。我们一直在提到的业绩基准、投资目标,比如跟踪沪深300指数的走势,这是产品在契约中的承诺,是投资目标。因为投资者拿到这样的产品,他会认为你的这个产品就是按照你的契约来做,产品的业绩就是你努力跟踪的业绩基准,例如股指期货的投资者要选择一个现货工具来做对冲,或者其他策略工具,他就希望有类似于沪深300产品的现货工具。

  当我们给客户提供这项工具的时候,我们所希望提供的,以及客户所希望拿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标准工具。投资者不希望看到沪深300的组合与这个指数基金有明显的偏离,否则投资者的组合构建,一些投资策略实现就会有问题,有风险,所以我们的核心工作才是这样的。

  下一步就是我们如何来构建这样的投资组合,去拟合这个指数在业绩上的表现呢?如果简单地说,大家有时候说这样的工作实际上并不困难,沪深300的300只股票都是公开的数据,指数公司都有提供,这样直接复制不就可以了吗?实际上这里面不是那么的简单。

  首先,指数基金产品不能与主动型基金互相对比。主动型基金,每年年底的时候,大家都会看第一名和中间,甚至和最后一名的差异是多少个百分点,几个百分点,十几个百分点,几十个百分点都是正常的。但是对于指数基金来说,这是一个比较“精细”的工作,我们所对比的对象也是指数基金和其他公司之间的指数基金或者内部的指数基金,但不同的沪深300基金之间的差异多的时候也就1个百分点左右,这时候就需要用放大镜去看其中的差异。

  第二,我们管理的时候也要做到精细化管理。精细化管理体现在几个方面,刚才也提到了一些。目标是要努力采取复制的策略,但是有很多因素,很多方面在制约着我们的复制,比如说法律法规的限制所不能投资的股票,沪深300基金里有两只股票不能投,大约占2%的权重,那么这两只股票怎么来替代,这是一个问题。还有一个市场的特点,我们的上市公司经常停牌,或者经常有一些公司行为,这些情况发生时我们怎样来应对?

  第三,基金每天都会面对申购赎回,有申购赎回就需要做交易、变现、买股票这样一些交易,怎么来采取一些现金管理和交易策略? 这些问题都会导致基金产生跟踪误差,同时它又影响着你不可能采取完全复制的理想化策略,这些方面实际上是数量化方法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

  和讯网:如果出现上述三种情况的时候,各基金公司在处理的时候是不是不一样呢?

  樊智:我对工银瑞信自己的内部流程方法更加熟悉,大家所采取的方法,我个人认为大同小异。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借鉴国外成熟市场的经验,在业界的经验,在理论甚至研究方面的经验,应该是大同小异。

  实际上好比刚才我在提到数量化方法这些关键和核心问题的时候,在我脑子里一直有这些问题,这些模型和方法我们可以借鉴主流的一些方法,包括自己也可以去研究、开发一些新的方法和模型,这些都可以。归根到底还是一个问题,这样的方法和模型的有效性问题,比如说同样的方法,在海外市场用它可以是成熟的,我们直接拿出来可能就不是一个好的模型,可能就需要修正。

  修正包括几个层次,我们可以对里面的参数进行调整。另外可能涉及方法论层面,我们去研究我们市场的特征是什么,海外市场的特征是什么,差异是什么?我们需要对这个模型本身的结构做调整、研究、跟踪、分析,还是这些方法和模型的有效性问题,我们公司这方面的方法本身在目前还是比较成熟的,关键是怎么样有效的把它用起来。

  和讯网:为很好的达到跟踪指数效果,该如何通过对组合事前跟踪误差的估计与分解,获取有效的降低跟踪误差的组合调整。事前与事后的调整有没有区别?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过程。

  樊智:指数基金投资,从流程来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事前的分析和研究,包括投资策略的制定;第二,投资的执行、交易的执行,交易实现;第三,做完交易,要对整个投资交易的前面两个环节进行回顾、总结、分析,因为整个三个环节是滚动的、循环的过程。第三个环节的分析,又会对下一个环节的投资交易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第一个阶段,就是交易之前,投资策略制定阶段,您刚才提到的是事前的分析,从误差的角度来说,我们也会分析事前的跟踪误差。分析事前的跟踪误差,就会把这样分析的一个结果跟目标进行比较,同时还会尽可能的优化。用这些方法来做一些优化,我们就会考虑如果不进行这样的交易,不进行调仓,不进行投资交易,它会是什么状况,我会有很多这样交易的策略,很多调整的方法,各自会有什么样的预测,预测下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们一定会从里面挑选最优一个解,进入下一个环节,就是交易环节。这是事前的交易分析,它所依赖的核心还是模型,模型也是依赖于这些方法,以及过去大量数据的分析形成的。

  投资策略和交易的清单制定下来之后,我们进行第二步交易的执行,选择交易的时点,合适的交易策略,把它执行下去。

  第三个环节,交易执行完毕之后,已经是一个更新之后的组合。我们又会分析,事后来分析我们的交易策略是否是一个合理的策略,有效性怎么样,这里面的业绩以及跟踪误差的情况怎么样,跟我们预期的情况是怎么样。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比较好的实现预期,另一种情况是跟预期有很大的偏离。这两个情况很正常,因为市场它总是变化的,我们说预测很难,包括跟踪误差这样的分析,事前的分析,也是很难的问题。我们要进行事后的分析,这里面的分析,也是大量地接触了数量化方法,比如说业绩的归因分析,跟踪误差分解分析,这也是借助于大量的数量化方法。分析完了之后,又会对下一个环节今后的投资有指导作用。

  和讯网:能否透露一下,您目前运用的模型是基于哪种传统模型而深化的?

  樊智:这个也不谈不上透露,我们所采取的方法还是主流的方法。比如说主流的组合优化问题,跟踪误差的管理也是组合优化的问题,组合优化在投资理论领域方面是比较成熟了,我们会进一步在细节方面做一些精细化的管理,整体上它属于投资的优化问题。从数学方法上,这本身也是优化问题,我们也是尽可能地从方法上使它更有效,同时我们要提高计算的效率。

  和讯网:在发生申购和赎回的时候,或者现金头寸发生变化的时候,该怎么样来调整组合?

  樊智:客户的申购赎回是基金每天都要面对的问题,有了这样的申购赎回,我们自然会有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我去做交易,另一个就是不去做交易,只要它在基金契约允许的范围之内,比如说有少量的申购赎回,可以不去做交易应对。

  这里面我们考虑的问题,首先还是尽可能地去拟合指数,它会有两个出发点:第一,既然有申购赎回,这里面基金仓位、现金比例一定会有变化,或多或少的会有变化,我们首先会评估这个量,如果申购赎回的量比较大,一般情况下还是要去做交易的,如果量小,它对现金的影响也比较小,我们认为这个可能影响不大。

  第二,运用这些数量化分析系统拟合或者做事前的跟踪误差的分析,如果不做交易,跟踪误差可能会在什么样的水平,如果做了交易,采取不同的策略,做了不同的交易,它的下一步跟踪误差又可能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这一系列的情景下来之后,我们的投资策略制定也就形成了。

  和讯网:这个过程是全电子自动交易还是人工交易?

  樊智:可以说是两者结合,系统功能实际上是把我们的研究结果,脑子里的经验给它固化进去,我们尽可能通过系统来提高效率,降低人工的差错。但是这里面,总是避免不了人的经验的、主观的东西,尤其我们要进行团队的讨论,人的因素、人的大脑是离不开的。

  和讯网:您管理的这4只基金,有没有涉及到部分衍生品投资,或者今后您有没有打算要投资于衍生品?

  樊智:现在我管理的4个产品,还没有进行衍生产品方面的投资,这是与大的法律环境相一致,也是与契约要求相匹配的。从指数型产品的发展以及整个数量化领域发展比例来看,我们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发展。

  我们现在正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在这样一个法律法规以及基金契约允许范围之内,我们可以投资这样的工具,比如沪深300股指期货,它会对我们降低跟踪误差、进行现金仓位的管理等等带来哪方面的帮助,这个问题是我们一直考虑的,我们也相信这样一些工具也确实能为我们更好实现基金管理的目标带来帮助。类似的衍生工具和方法、模型,我们一直都在储备着。

  和讯网:也就是说目前你们已经有后备产品在检验或在校验期吗?

  樊志:是的,我们已经有方法和模型已经在做储备。

  和讯网:现在想问您几个有关市场方面的问题,比如从2009年到今年,再到以后的一两年,您认为我国资本市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樊志:根据我个人的背景和理解来看,可以从两方面来谈,比较一下我们市场发展程度和海外市场发展程度,以前我们做金融数量研究,包括理论研究和实践方面一直在谈论一个问题,就是市场的有效性问题,但总好像这个问题谈不透。

  对这个问题,我个人这样理解,从我国国内市场发展的实践经验和直观的定性、印象性方面来看,有效性在逐渐提高,参与的投资者越来越多,不同的投资者所运用的投资工具越来越多,包括股指期货和今后其它工具的引入,对信息的充分反映,对有效性的提高帮助是非常大的。

  比如股指期货推出以后,市场里某些金融工具会不会导致原有金融工具的特性发生变化呢?我认为是有的,我个人也比较相信我们的市场是越来越有效,这是一个理论问题。我们怎么样用这样的理论问题指导我们的投资策略呢?

  和讯网:毕竟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特点。

  樊志:是的,光说市场有效,但实际和我们的投资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还是要通过基础研究来更好地指导我们更具体,更实践性的工作,这两年市场这方面的变化还是非常大的,其它工具的推出也给市场带来了根本性的变化。

  和讯网:从单边市到震荡市,对于我们运用数量化的工具有没有影响呢?

  樊志:这肯定是不一样的,以前我们通俗地说这是一个做多的市场,买股票做波段等,所依赖的数量方法是一种类型,当我们已经有了可以做空的工具时,模型方法上就不同了,我们可以构建出对冲模型,追求绝对收益的策略产品,这在以前是很难实现的。有了股指期货以后已经可以实现这样的策略。

  另外一个层面,新的策略和新的工具对技术手段的要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股指期货推出以后,从交易环节,我们的交易频率就比较高,媒体上也在讲股指期货可以一天做很多次交易,对交易系统和高频分析、高频数量模型与传统交易投资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这是对计算机系统、交易策略和高频数据分析的要求,高频分析和高频交易可以说是海外市场最近十年或者更长时间非常热的领域。

  和讯网:目前大家也比较关注高频交易,虽然目前我们高频交易只占是非常少的份额,未来它的发展趋势会和数量化研究工具非常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吗?也是我们以后发展的趋势吗?

  樊志:肯定是这样的,它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领域。

  和讯网: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

  樊志:现在实际上大家已经看到这样的变化,市场上参与的投资者类型是不一样的,比如有长期投资理念的投资者,还有以对冲方式为核心的,以追求绝对收益为目标的,以高频交易方式进行的等等,各种策略非常丰富。您刚才提到的高频交易,我个人认为,从股指期货交易量和现货产品交易量可以看出,股指期货推出之后它的交易量已经有了显著的提高。

  和讯网:在您将近十年的实际投资经验中,您个人的投资方式和投资理念有没有发生过哪些变化?受数量化研究的影响有多大?

  樊志:回答这个问题有一定难度。从我个人的感受,我整体的理念客观地说没有太大的变化,市场整个波动和信息反馈有它的机制,我信奉一句话“法无定法”,这里面有两层含义:

  第一,我们做这样的研究,无论基本面、数量化还是高频等各种研究,实际上还是在寻找里面规律性的东西,相信这个规律,努力寻找这个规律,如果不相信这个规律其实什么也不需要做了,那就是一个理想真空的状态,我们相信这个规律,这是有一个法存在的。但这个市场总在变化,投资者总在变化,尤其人的情绪总在变化,总之,这个环境无时不在变化。所追求的规律本身也是随时变化的,因此要寻找规律,找到固定规律本身也是非常有难度的。所以,这也是我们提到的模型、方法和理论基础。实际上我认为,这里面遇到的很多问题,理论基础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找到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和实践方法客观地说还是有不少难度,这也可以看得出来,哪怕是基础性的产品,不同的产品运作下来差异也很明显,哪怕是基本的工具,我们把它用好了其实就已经挺好的了,这也是我在研究和工作过程中的一些感受,我们把主流的方法用好就很好了。

  和讯网:您认为中国的宽客都有哪些特点呢?

  樊志:可能我的理解不一定深刻,不一定到位,我觉得我们中的大多数教育背景基本是以数量化、工科、数学、工程方面为背景,在应用领域,我们现在是在金融领域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相信数量化研究,包括从事数量工作的一批人,我们现在也面临现在国内市场的发展机遇,我认为前景是非常好的。

  和讯网: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访谈只能先到这里,非常感谢樊总的参与!谢谢您!

  樊志:谢谢主持人!谢谢观众朋友!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