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中国宽客

选好时 债基短期也可获得高收益精彩回顾

2010年12月22日10:18 来源: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26342154

选好时 债基短期也可获得高收益

上传时间:2010年12月22日
主持人:卢长娟    嘉宾:沈毅
了解到基金公司固定收益类投资工具的收益特点,以及数量化研究方法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10.127449232

2011可转债市场规模有望达2-3千亿

上传时间:2011年2月21日
主持人:卢长娟    嘉宾:范为
了解2011年最IN的固定收益类证券和它们的市场规模。
.10.126943566

量化的流行风格:短线 指数 保本

上传时间:2011年1月21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路阳
对量化投资的认识,经历,以及对建立量化体系的热情和展望。
.10.126777297

指数基金管理——“精细”

上传时间:2011年1月13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樊智
如何定义市场,寻找规律,并如何用数量化工具将以表达,并运用到投资中的全过程。
.10.126593654

保本基金虽需求强烈 但供应有限

上传时间:2011年1月5日
主持人:卢长娟    嘉宾:吴长凤
了解到,为数不多的拥有金融工程部之一的东方基金在这项领域以及业务开拓方面。
.10.126109335

蓝海领域是战场 量化成长是武器

上传时间:2010年12月10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陶荣辉
量化方法在A股面临的4大难点,也将获得陶蓉辉对这4大难点的解决方法。
.10.125929701

研发α交易策略 创造投资新方式

上传时间:2010年12月1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马永谙
马永谙以多年的基金研究经验,以及在金融模型设计和开发过程中的感触。
.10.125828825

市场行为变动因子是研究的重点

上传时间:2010年11月25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冯雨生 白仲光
解读金融工程的发展方向,以及运用金融模型的目标。
.10.125425113

量化秘籍应市而宜 10年内或有效

上传时间:2010年11月4日
主持人:芦长娟    嘉宾:陈嘉禾
分析师陈嘉禾分享自己对金融工程以及量化投资的体会和认识。

文字实录

  和讯网:沈总您好!请您就目前的工作内容和职务做简单的自我介绍。

  沈毅: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叫沈毅,现在就职于泰达宏利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我在公司担任固定收益部总经理,也管理一些固定收益类的组合,同时还负责宏观经济领域的研究工作。

  我们的研究工作主要分为两方面:第一:跟踪和分析宏观经济数据和经济政策,为投研团队提供整体支持;第二:研究固定收益市场,发掘其中的投资机会。

  和讯网:能否请您简单介绍泰达宏利集利债券和泰达宏利货币两只基金近期的表现,及全市场排名情况?

  沈毅:泰达宏利集利债券基金收益大约在6%左右,根据天相12月20日统计数据显示,泰达宏利集利债券基金最近一月业绩在可比的38只基金中排名第二位。泰达宏利货币市场基金收益大约为2%。

  

  和讯网:请问您本科学习的是哪个专业?在当时您是如何看待中国的投资现状和投资品种的?

  沈毅:我是1988—1993年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国民经济管理专业。

  上世纪8 0年代,经济领域和现在还不太一样,现在的主流是西方经济学,我们当时除了西方经济学之外还有马列主义经济学、技术经济学等,但基本都在经济和经济管理领域内。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还没有什么太多可以投资的品种,只有银行存款及国债,那时候国债还在银行柜台上交易,股票还不是很普及,当时整个市场处于普遍的起步阶段。

  

  和讯网: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计量金融学感兴趣的?

  沈毅:从一开始我就对这个学科比较感兴趣,清华当时的经济专业和其它学校不太一样,其它学校像人大和北大基本属于文科院系,比较着重于定性描述或理论模型,而清华专业是理科专业,对数量专业比较重视,也有比较多的相关课程,比如计量经济学和技术经济学,很多都是数学模型或统计计算。

  和讯网:是什么原因让您从开始至今8年时间研究固定收益类投资?

  沈毅:毕业后我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下的国际业务资金处工作,它管理固定收益类组合,那时候主要是外汇储备一部分。日常与支付相关的现金流类的管理是在外管局,中长期投资则是在国际司。我们做一些外汇交易,同时也投资国际市场的债券,比如德国的公债,后来则因为机构调整,被合并到外管局。

  和讯网:在这8年中,您对固定收益类品种的投资理念有没有发生过变化?

  沈毅:是有很大变化,人总是处在不断学习和进步的过程之中。一开始接触这个市场的时候,都是交易型的,比如我原来做的就是外汇交易,那时候没有太多的理念,可能跟着市场走的比较多。这几年市场有很大的变化,随着利率市场不断发展,公司债比较多,则增加了一些信用类产品。

  

  和讯网:计量金融学对市场上的研究和交易有什么影响?

  沈毅:计量金融学是90年代发展起来的,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还不是很发达。它的兴起有一个标志,在90年代中后期,随着国际市场指数基金的发展,大家逐渐认识到,原来有一种很不错的方法就是计量金融学,它可以应用到债券市场获得长期稳定的收益。那时候大家发现一个问题,虽然很多股票在涨,但很多积极管理的投资者,比如基本面分析等没有办法做到稳定跑赢市场,尤其在市场不断上涨的过程中,收益经常是落后的,随后大家意识到有一种类似于指数投资或者说与计量金融学相关的方法,是非常有效的,这是推动它发展的一个因素。

  第二个因素是衍生产品。计量金融经常使用于几个领域,一是数量化的组合管理、分散化的组合;二是常用的衍生产品套利,在90年代中后期以来,随着期货市场、期权市场和互换衍生品市场的发展,发展速度非常快。衍生产品发展速度不像原有的投资品种,比如股票很大程度受制于公司基本面,公司一年盈利增长20%,不可能指望股票市场每年上涨50%,即便上涨50%,最终也会回落,达到均值水平。衍生产品的发展速度不受这方面的制约,一年30%、40%的发展就会推动这块市场。以上两点因素是比较大的推动力量,这就决定了90年代中后期以后,数量化或者计量金融手段取得非常大的发展。

  和讯网:这种方法是否也适用在我国固定收益类品种?

  沈毅:所谓计量金融方法,对所有市场都适用,而且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会不同程度应用这些计量方法,只不过有的人应用得比较多、比较系统,而有的人只是把它作为辅助工具。比如有些基金经理主要是看基本面,包括每股盈利是多少、每股盈利成长速度是多少?把这些作为参考指标,不会把它们作为决定性的因素。

  和讯网:以您的工作经验来看,金融工程师或者计量技术在固定收益类投资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沈毅:计量类的方法有很大的作用,要想用好也不容易。最初计量方法有很大的弊病,因为没有把最主要或者最根本的东西研究清楚,单纯看数量的变化或者看价格的变化,没有把背后经济学含义或商业含义理清楚,这就有一种危险的倾向,在市场平稳的时候暴露不出来,当市场发生比较大的结构性变化的时候,这种矛盾就会比较突出。

  第二:计量方法也有很大的好处,它是比较有纪律的投资方式,不像有很多人可能有定性的判断,投了一个产品,当这个产品下跌了50%或70%时,他还认为这个产品长期涨势没有变,因为他定性的结论没有变,出现这种情况就比较麻烦。定性的方法有个问题,有时候具有不可比性,比如苹果和橘子就不可比。要用定量的方法比较起来就比较容易,相对来说它的通用性更强。

  第三:如果有计量这个方法,决策是相对比较一致的,效率比较高,所以计量金融方法不可能被淘汰掉,它是定性方法无法取代的。

  和讯网:您在泰达宏利管理的产品当中,是如何运用这种数量化的管理方法?

  沈毅:这包括几方面:一是品种的选择,固定收益类主要看债券收益率的变化,是高还是低,是不是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二是分析经济基本面的时候也会用到类似不少计量金融的方法,比如观察宏观数据和金融市场相互的关系,都要进行很多计量分析。

  和讯网:2008年加入泰达宏利以来,您对泰达宏利固定收益部的投资目标和定位是怎样的?

  沈毅:公司对固定收益部的投资目标跟我个人的投资理念是一样的,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之下提供稳定的回报,做有纪律性的价值投资,这是我们最终的目标。

  和讯网:投资收益定在哪个范围内,或者市场平均水平大概有多少?以债券基金和货币基金两个品种为例,投资收益大概是多少?

  沈毅:根据不同的产品和组合有所不同,货币基金在低利率时代平均收益率也就2%、3%,债券基金现在的收益在5%—7%是比较合理的水平,除非加息加了很多,那平均债券收益率7%左右的标准就要上升到10%的目标。

  

  和讯网:提到固定收益类金融工具,普通老百姓能想到的大多是国债,其实远不指这些,您能否对比的给大家分析一下,国内和国外的固定收益类金融工具,以及它们各自针对的群体?

  沈毅:债券只不过是借贷关系,把债务变成证券化的产品,在中国国债相对比较发达;还有一些金融债,如国开行发行的债券,因为信用等级比较高,基本大家把它当做国债看待;企业债、公司债属于商业主体发行的债券,和公司基本面与偿还能力有关系。除此之外,像银行的存款或者类似银行理财产品,这些可以算固定收益类里的投资工具,但这些产品不一定能在市场里公开销售与流通,所以不把它们作为通常的投资范围。

  对比国外,我们在公司债市场发展上还有很大努力空间,以美国债市为例,美国人开始东西部铁路建设的时候,债券发行量很大,因为很大程度上铁路建设要通过发行债券来融资,所以在上上世纪末,美国铁路债券市场很发达,很多公司可以随便地发债,因为它是类似于自由市场的管理。

  国债形成的历史更早,最早可以追溯到英国的金边债券,在拿坡仑战争时就很发达,很多欧洲国家通过发行战争公债融资的方式支持国家的战争,所以他们的公债市场很发达。因为我们国家的政体不一样,也就一直无此业务。国内国外政治、经济环境差异很大,所以发展情况也不一样。

  现在中国和国外也不一样。国有银行提供贷款融资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融资方式,对银行来说要求其是非常庞大的银行,所以相对风险比较大,一旦贷款进入整体组合不能变现,便只能拿在手上,这就没有债券市场透明度和配置效率这么高,因为整体债券市场价格总是在不断调整,也就在不断地调整资源。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差别,在国际金融市场货币可以自由兑换,而作为固定收益类债券来说,如果你投国债是国家货币信用,如果投公司债是公司的信用,等于你可以投很多不同国家的国债,而我们现在国内的投资者基本上还是投人民币债券,没有太多可以投外币债券的机会。

  另外国外衍生品市场比较发达,一些债券类期货以及互换品种,使得整个债券市场层次很多,风险转移机制也很多,当然,这有好有坏,这次次贷危机就是个不太好的例子,是发展过度的表现。

  

  和讯网:您能否比较国内和国外,固定收益类金融工具的交易频率和交易量?

  沈毅:与国外的差异很大,中国现在市场存量也不算太小,但整体交易活跃度比较低,这种情况基本类似于二、三流发达国家市场的情况,比如加拿大,交易不是很活跃,虽然确实有交易,只不过流动性没有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这些国家的流动性好。

  和讯网:能否给一组具体的数据作为介绍?

  沈毅:大概情况是这样,假如10亿的债券组合,通过多长时间能把这个组合建立起来?在国内可能每天买1亿,需要10天,或者几亿需要几天的工夫,而在美国,10亿或100亿美元组合一瞬间就能建立起来,这就是差别的所在。这是因为美国市场流动性好,有那么大的交易量,二是有衍生工具,可以通过衍生工具迅速把组合建立起来。

  和讯网:是因为我国缺乏衍生品,所以市场流动性差吗?

  沈毅:不光是衍生工具,市场活跃度低,也有交易成本的问题,比如美国国债收益率价差比较小,我国价差比较大,意味着市场活跃程度没有那么高。

  和讯网:我国基金发行的债券类产品,有纯债基、一级债基和二级债基之分,请您分析,这三大类各适合哪样的市场环境,或者说在怎样的市场发展阶段这三类会有好的收益表现?

  沈毅:

  “纯债基”大家一般认为是不投资股票的;“一级债基”参与打新股,不参与二级市场,收益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股收益,包括新股发行量,新股发行市盈率以及上市市盈率之间的差到底有多大,这个差也是会变动的,市场好的时候差的范围可能比较宽,市场差的时候可能比较窄。新股发行频率比较密,累计收益率比较高,若新股发行频率比较小,或者新股发行暂停,这个收益自然就没有了;“二级债基”参与二级市场,主要差别还是在股票投资上,就是能否进行权益投资。

  说到适用情况,基本运作下来的结果,大家发现“纯债基”在现在低利率的环境中提供的收益比较低,“一级债基”和“二级债基”相对高一些,主要还是由于他们在股票市场投资所带来的收益不一致。

  和讯网:今年新股发行并没有低下来,“一级债基”是否表现比较好?

  沈毅:是的,“一级债基”投资新股相对来说利用了国内新股发行制度性的收益,就像大家说的“摇啊摇,摇出收益“来。

  

  和讯网:您目前是泰达宏利债券型基金产品的负责人,其中债券投资组合包括了国债、央票、企业债和可转债,请您分析投资这几个品种的比例,都考虑哪些因素及数量化分析方法?

  沈毅:首先考虑的问题是固定收益类品种投多少,资产配置上要考虑股票、债券的投资比例。至于国债、央票、企业债配置还得要分析它们相对收益的差。国债和央票更多类似于大盘股,成长率比较低,但比较稳定。而企业债或信用债类似于小盘股或成长股,成长速度很快,或者息票比较高,但隐含的风险也比较高。风险来自于基本面,公司相对承受风险的能力比较低,小型公司和国债比起来是相对比较小的实体,流动性可能没有其它品种好。如果投相对风险比较高的品种,要做好心理准备,要拿比较长的时间,因为越是风险比较高的品种,若采用短线投机的方法,就决定成本会比较大,相对它的基本价值一定要有个判断,如果拿的时间比较长,它的持有价值就能体现出来,如果进行风险短线交易的话,很大程度会得不偿失。

  和讯网:泰达宏利最新一期公告里,泰达宏利集利债券基金的企业债投资比例大概有45%以上,在选择不同的企业债里依据的标准有哪些,会用到哪些数量化分析工具?

  沈毅:一般来说主宰信用类债券市场很大的动力是所谓的“评级”,比如说3A、2A、1A或者3B等,这个评级与收益率之间有对应关系。作为机构投资者来说选择的依据很大程度上是要挖掘这两者之间的差,比如有一个债券本来是2A的,但它的收益率比其它2A债券收益率高,好比可能都是钢铁类公司,有些是10倍的市盈率,有些就是15倍市盈率,或者市场平均是12倍市盈率,你是不是应该买10倍市盈率的股票呢?类似这样的概念,买2A的债券收益率可能比其它债券高50个基点。

  和讯网:债券交易包括了交易所市场和银行间市场两种交易场所,您管理的投资组合中,在交易所交易的品种多、额度大,还是在银行间市场交易的品种多、额度大?

  沈毅:目前是在交易所交易的额度比较多。按一年平均量算下来,交易所大概占60%、70%。

  和讯网:泰达宏利集利债券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为上证国债指数以及中证红利指数,为什么选这两个指标为基准?

  沈毅:选择投资基准首先要和投资范围结合得比较好,同时投资基准要选择有比较强跟踪市场能力的指标。我们选择这两个基准也是分析在指数成分里是不是绝大多数成交比较活跃,或者能够用市场进行定价,这样对投资者来说比较公平。

  和讯网:自泰达宏利集利债券基金运行以来,投资组合中是否有涉及到衍生品,您是如何看待金融衍生品投资在固定收益类基金产品中所扮演的角色?

  沈毅:这要看对衍生品的定义,我们目前投资的品种包括国债、信用类产品、可转债和股票,这些东西严格来说是传统品种还不是衍生品,但衍生品对固定收益类投资是比较重要的一部分,一般来说这个品种流动性比较好,意味着在组合管理中用衍生品调整组合成本是比较低的。

  国外债券基金组合里很多是国债期货或利率期货。利率期货主要是短期债券期货,国债期货主要是中长期的期货,在组合规模比较大的时候,或者有很大申购赎回的时候,或者快速交易的时候它有优势。假如我要买10%的十年期国债,如果量很大的话,你可能要通过参与到财政部发行国债的计划里,比如下周三国债有一个公开拍卖,只要参与这个拍卖,现在就要调,这块的方法是买等量的期货,等到星期三或者星期二投标,把组合替换过来。不采用这种方法就很麻烦,如果不采用财政部公开发行的债券,而是到二级市场买的话,交易成本很高,因为它是老品种或者老债券,已经发行出来的债券,交易成本比较高。如果头寸变现出来以后有钱了,中间组合部分空下来了,就会损失机会成本。这都是问题。

  所以对固定收益类组合来讲,衍生产品很有用,而且对于投资者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

  和讯网:固定收益类产品有一个特性,就是只有在较长时间持有的情况下,才能获得相对满意的收益。您能不能为我们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原因?

  沈毅:这个问题本身值得推敲,多长是较长时间,其次怎样的收益算满意,比如5%或7%,持有一年达到5%就能满意了,但也会有人觉得2%、3%就比较满意。固定收益类产品有一个很大特点,收益波动率很低。既然波动率比较低,收益就比较稳定,这与股票风险收益的特征不一样,会有很大的差异。

  但这并不意味着要获得比较高的回报一定要在比较长的时间。如果赶上债券涨得很快的时候,这个时间其实很短,比如在2008年四季度,债券市场一个季度就上涨非常多,为什么会集中在比较短的时间内上涨,与宏观环境有关系,不见得持有两年的收益有这一个季度高,这属于选时的问题。

  和讯网:您有没有发新产品的打算,如果有的话,您的投资方向和投资目标是怎样的?

  沈毅:我们计划在明年做债券分级产品,主要还是投向信用类的债券,公司债、企业债、可转债,以这些为主。

  和讯网: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非常感谢沈总接受和讯网的专访!

  沈毅:感谢你们提供这样的机会,谢谢大家!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