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直击会场

透过数据看本质 通过评级选基金精彩回顾

2010年09月21日12:39 来源: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24980556

透过数据看本质 通过评级选基金

上传时间:2010年9月21日
主持人:    嘉宾:
我们又应该如何依靠整合了海量数据的基金评级体系来为我们导航呢。
.10.138175644

2012春季商品沙龙:能源化工讨论环节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3日
主持人:郝鹏飞    嘉宾:
龙年的春节长假已经过去,在美元的持续下跌带动下,国际市场多个品种走出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行情,然而宏观经济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市场各方主体的博弈依旧延续。在这特殊的2012年伊始,和讯网将于2月9日在北京举行《2012年商品春季投资策略沙龙研讨会》,力邀众多专家
.10.138175623

2012春季商品沙龙:金属品讨论环节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3日
主持人:郝鹏飞    嘉宾:
龙年的春节长假已经过去,在美元的持续下跌带动下,国际市场多个品种走出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行情,然而宏观经济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市场各方主体的博弈依旧延续。在这特殊的2012年伊始,和讯网将于2月9日在北京举行《2012年商品春季投资策略沙龙研讨会》,力邀众多专家
.10.138175547

2012春季商品沙龙:国债期货讨论环节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3日
主持人:郝鹏飞    嘉宾:
龙年的春节长假已经过去,在美元的持续下跌带动下,国际市场多个品种走出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行情,然而宏观经济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市场各方主体的博弈依旧延续。在这特殊的2012年伊始,和讯网将于2月9日在北京举行《2012年商品春季投资策略沙龙研讨会》,力邀众多专家
.10.138175519

2012春季商品沙龙:白银期货讨论环节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3日
主持人:郝鹏飞    嘉宾:
龙年的春节长假已经过去,在美元的持续下跌带动下,国际市场多个品种走出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行情,然而宏观经济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市场各方主体的博弈依旧延续。在这特殊的2012年伊始,和讯网将于2月9日在北京举行《2012年商品春季投资策略沙龙研讨会》,力邀众多专家
.10.138175502

2012春季商品沙龙:农产品讨论环节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3日
主持人:郝鹏飞    嘉宾:
龙年的春节长假已经过去,在美元的持续下跌带动下,国际市场多个品种走出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行情,然而宏观经济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市场各方主体的博弈依旧延续。在这特殊的2012年伊始,和讯网将于2月9日在北京举行《2012年商品春季投资策略沙龙研讨会》,力邀众多专家
.10.138175344

2012春季商品沙龙:宏观经济讨论环节

上传时间:2012年2月13日
主持人:郝鹏飞    嘉宾:
龙年的春节长假已经过去,在美元的持续下跌带动下,国际市场多个品种走出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行情,然而宏观经济形势依旧不容乐观,市场各方主体的博弈依旧延续。在这特殊的2012年伊始,和讯网将于2月9日在北京举行《2012年商品春季投资策略沙龙研讨会》,力邀众多专家
.10.138080608

第四届“如何让农民富裕起来”研讨会下

上传时间:2012年2月9日
主持人:刘栋栋    嘉宾:吴子申,张宏宇等
第四届“如何让农民富裕起来”研讨会下
.10.138078139

第四届“如何让农民富裕起来”研讨会中

上传时间:2012年2月9日
主持人:刘栋栋    嘉宾:柯炳生,陈晓华等
第四届“如何让农民富裕起来”研讨会中
.10.138077637

第四届“如何让农民富裕起来”研讨会上

上传时间:2012年2月9日
主持人:刘栋栋    嘉宾:尹成杰,唐园结等
第四届“如何让农民富裕起来”研讨会上

文字实录

  主持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曾经在2007年基金发行最火热的时候被问到该如何选购基金,以金融体系研究著称的他给出了几条行家里手的箴言:"首先看第三者公正的评价,哪个基金好,哪个基金坏,一目了然。其收益、风险也可以关注。看看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是谁,看他过去的业绩。"通过刚才几位领导的介绍,我们从中看到了评级的多元化,投资者们可以得到了更加丰富、透明的基金信息。那么我们又应该如何依靠整合了海量数据的基金评级体系来为我们导航呢。下面我们进入第二个议题:透过数据看本质 火眼金睛识"金基"。

  我这里先准备了一些问题,一会媒体朋友有疑问也可以来向几位专家提问,那好,我先来抛砖引玉一下。评级的项目很多,网上有很多项,我们如何看懂这些基金的评级呢?

  首先请李骏为我们回答一下,说这些数据的评级项很多,我们投资者如何看懂这些基金评级呢?

  李骏:我就以我们公司的评级为例吧,评级本身都是在分类内的,就是说大家看这个星级的时候,它的星级高,只能客观地反映了它在这个范围内综合评价指标是比较好的。我们的星级体系除了总的评级之外还有一些分项。以股票型为例,有它的业绩稳定性,盈利能力,抗风险能力,选股择时能力。我们为什么要给一个分项的劣势呢?因为我们认为投资者在选择基金的时候,基金不同方面的能力对他的投资或者不同的操作思路,分项的星级是有比较明确帮助的。比如你是一个基金定投的投资者,应该说这个基金的波动比较大,稳定性不好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坏事,长期来看,最终可能能使我的综合成本降得更低。这样你可以忽略这个单项,比如一段时间市场振动比较大,你要看混合型基金择时、选股能力怎么样,看单项的,短期对基金公司和这只基金有什么样的看法和认识,而且不是只看最后总的星级,因为它只是按权重把前面综合业绩做了综合的表现。

  主持人:也就是说投资者具体做投资的时候看这个评级还是要根据对这个基金的种类来选择评级项?

  李骏:一是看种类,二是根据投资方法。因为从基金来看,比如我对金融有一定的认识,希望把基金当做金融产品,这样选择的时候和我完全信任这只基金,彻底地把一部分资产交给基金公司进行打理,它像我综合大管家一样,可能混合型基金更适合一点。因为定位不同,最终关注基金公司的某一细项能力还是看一个总项是有区别的。

  主持人:胡总刚才说有可能向基民推荐评级不是很高的基金。您能不能给我们具体解释,其实也不是评级星级等级高的基金就是好的基金是吗?

  胡立峰:举个例子,09年初很多人说"数星星,买基金",星级评价把这只基金过往的情况都进行了浓缩,那只基金星星多就去投资,实际上是个什么概念呢?08年是下跌的市场,百年不遇A股市场下跌幅度,恰恰市场在08年底、09年初市场发生巨大的反弹,从1700点反弹到3400点,根据个星星买基金的投资者选时幅度很大,因为08年表现好的基金主要是通过降低仓位,很多基金把仓位降下来得到很高的星级评价,当市场反转的时候,或者大级别转折的时候,纯粹根据星级买基金意义就不大了。我们是先定策略,然后根据策略选择基金。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基金都是顾问,要是有了基金投资顾问也不用做什么混合基金了,干脆在高位把基金卖掉就可以了。因为投资者做自主资产配置而不是基金投资者做资产配置。实践当中,这两种方法的使用各有千秋,通过我们对市场的理解,我们觉得不能光按照评级结果指导投资,而应该根据市场的策略。

  主持人:您是说要选择市场策略,然后根据这个策略选择基金。

  胡立峰:是的。

  主持人:请问王总,这个策略出来之后我们选择基金,但有了策略之后我们如何根据评级和数据选择好的基金呢?

  王毅:我个人认为选择基金不应该根据未来3-6个月的市场和宏观经济的判断。那么多的券商、研究所把去年底2001年投资策略报告会记录拿过来,有多少是这样的,我们在座有多少人能够判断今后6个月中国资本市场走向,我不能。

  如果我们不能的话,为什么要求投资者按照3-6个月的投资策略来决定买不买基金。基金真正的意义我非常非常相信,是长期投资的工具,谁也没有判断市场的能力,所以,很少有人选择买股票的能力,所以,就买基金。对中小投资者来说,千万不要告诉他们根据投资策略选择基金,这和资产配置的概念相违背。

  我想对于大部分投资者来说应该有一个信念,你对人类要有信心,如果对人类没有信心也没有必要投资,也不应该投资,无论我们经济遇到什么困难,无论周边市场有多少困难,十年、二十年回头来看会比今天好得多。

  现在我个人认为有太多的基金投资策略是按照对今后3-6个月大势判断来投资基金。理财是长期规划的,你要从资产配置开始,根据你的理财目标和理财时间段、收入来源做资产配置,在资产配置前提下选择基金,比如我决定60%放在股市里,我给大部分中小投资者的建议是,如果你决定把60%的钱放在股市里,你就选几个星级最高的股票型基金,不要天天跟踪,或者每分钟跟踪,只要6个月、一年跟踪一下,只要不发生大的变化就可以。历史告诉我们,越是简单的方法其实越有效。

  各家评级有各家特色。我再想问一下吴老师,我们如何通过基金评级体系做资产配置呢?

  吴先兴:我是海通证券的基金研究员,根据基金评级做资产配置的话,基金作为一个长期投资的品种,不能用市场短期判断来改变资产的配置。我们也做过这个研究,根据投资者自己做资产配置,他买卖基金的行为,和我们用定投的手段来做投资基金行为来看,实际上定投的收益远远超过按基民实际操作行为获取的收益。

  对于基金评级来说,如果你选择了一个好的基金,就不要过分地关注做资产配置改变,以定投的方式可以采取长期以及不断买入的方式,相信在未来市场状况经过比较长时间以后一定会好于现在的。

  主持人:吴老师的意思还是比较赞成采用定投的方式。刚才我听到于总说这个基金评级是客观量化的历史,是不能代表基金业绩的将来,您认为是不是基金投资者不能完全依赖评级,应该更理性地对待基金评级呢?

  于善辉:我认为是这样的,事实上基金评级只是给投资者多了一个信息点,多了一个可供选择的参考,而不是全部。事实上,一个合理的基金或基民投资选择应该是这样的,首先要了解自己。有的人经常跟我说于老师我就想挣钱,我知道谁都想挣钱,不想挣钱就不会坐在这儿听我讲这些东西。但要知道自己能承担什么,首先知道自己的特点,才能知道自己能承担什么。

  第二,要了解基金这些产品的基本特点,可以自己了解一点,也可以向客户经理了解,我经常去银行调研,很多时候你会发现客户经理的建议是,你看这个基金多便宜,你看这个基金公司多大,就这样选,那这肯定是不够的。第二个方面多了解金融产品。

  第三,才是你的选择,评级是你的参考,另一方面你要参考这个评级背后的一些,比如基金经理、基金、基金公司这些角度上的综合评价,才能做出客观的选择。刚才胡立峰举了一个例子,我其实也经常拿这个例子说事儿,08年排名比较好的,任何评级体系里出来的结果,你去解释它的时候,它能不能适合于一个正常的市场环境?我相信大家都会打个问号的。08年表现最好的基金,大部分(并不是全部)都是因为年初的时候这个产品就已经约束了他只有这么40%-50%的仓位,他的业绩当然就好了。其它基金天然就是90%的仓位,打死他他也跑不过这个市场,他也不可能不亏钱或者亏得比别人少。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在用08年数据的时候,帮助投资者选择的时候一定要清楚你用的是什么样的信息,什么样的判断基础做出选择,让基民一定要清楚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基民做出选择的时候并不清楚他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

  有一次一位老大爷问我,他说于老师我跟你着你做了两次选择了,我说你给我介绍介绍情况,你有多少钱?他说十几万块钱,我说你买了多少只基金?他说买了十几只基金,我问他为什么买这么多基金呢?他说每次去银行,都有人介绍给我最近又出来一个好好好好的基金啊。这是投资者并没有清楚自己的选择是什么。我们应该让投资者清楚他的选择是什么,如果某一天他后悔了,要调整了也要知道该怎么调整。比如基金经理换了我要调整,或者该考虑考虑是不是应该调整,或者基金公司出问题了该怎么着。我觉得这些是核心的技术。

  主持人:投资者自己的选择也是很重要的,这个基金评级是重要的参考指标。现在媒体朋友有没有什么问题问这几位专家的。

  现场媒体提问:我是和讯的,刚才几位老师都提到择时是很多有经验投资顾问采取的方法,我记得基金公司或者券商做的广告,说他是最好的投资顾问,王老师也说缺这么一个投资顾问的角色。择时是个很技术的,怎么解释为什么没有这样的角色呢?刚才王老师提到,宏观经济基本不应该看,可是对冲基金基本上环球宏观经济策略是最成功的基金策略,我不理解宏观经济策略改怎么理解,您两位能否解释一下。

  于善辉:投资顾问的事情,我们首先要界定清楚什么是投资顾问,投资顾问不是替投资者做决定的人,而是协助投资者认清楚自己,认清楚金融产品的本质,他去制定这个投资策略或者制定投资计划的时候,投资顾问承担了很重要的职责,我们一定要很清楚,我们的投资顾问不是替人家做决策,而是决策者还是投资者。我们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这个职业,或者还是缺少投资顾问呢?我们从这几个方面谈谈我的理解,在我们文化里缺少为服务买单的文化,比如我为您服务了,给您出了一个点子,人家说这个点子好简单,我也能到,我为什么要给你钱。投资者需要投资顾问,投资顾问也需要证明他有价值,这里面有一个信任的延承。现在监管机关特别重视这一点,也开始培育这样的环境,这是一个基础。

  我们证券市场里散户占了绝大多数,没有成熟的,长期的资金在这里边沉淀,美国的或者世界一些发达国家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占60%-70%,为什么?因为它养老金体系比较充分,它都是考虑20年以后会怎么样,而不考虑现在会怎么样。这是我们有区别的地方,我们现在养老金体系正在建立之中,长期有机构投资者这样的情况也在逐渐培育之中。如果没有投资的长期性,投资者也是蛮难做的。我也承认,让我判断6个月市场是涨还是跌有难度,我只相信比普通的散户多看一点,但你说我能看准,这和猴子偷香蕉差不多。但我相信中国投资者在中国市场环境下还是大有可为的。

  一方面这是一个空白的市场,大家可以去做,有需求,另一方面我们的市场并不是一个有效的市场,我们的证券市场至少目前为止受政策的影响还是非常非常大。那么你对政策本身的研判,对宏观经济本身的研判是可以存在着超额收益的。这就是投资顾问的价值,这也是投资顾问的一个小点的价值。我只是说在当前市场条件之下。当然,投资顾问的未来,大家还得要拭目以待,也需要各个媒体能够客观地对待这件事情,就像对待我们一个合理的生态环境一样,这样我觉得才会合理。

  谢谢!

  现场媒体提问:是不是还有一个原因,其实基金经理根本没有咨询投资顾问的习惯,认为他已经蛮有经验了。

  于善辉:投资经理是给投资者服务的,投资经理是帮助中小投资者,哪怕是几千万资产的私人银行家(另外一个名就叫顾问),它是给一对一特定对象提供全方位诊断、建议、跟踪的职业。这样的职业是提供投资管理的,投资者享受收益的,这中间空白的地方,谁来衔接?投资顾问来衔接。

  王毅:回答您刚才的问题,长期投资是要对冲市场风险,因为大家认识到,谁也没有能力预测市场,谁也没有能力把握市场的走势,基金追求的是绝对收益,实际上是把市场风险逐渐对冲掉。华尔街就一个说法,如果你能跟人家说你能准确地预测市场的走势,要么你是疯子,要么是傻子,要么是痞子。华尔街有那么多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世界上最好的商学院毕业的人在那儿整天追逐利润,那么多年的历史,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没有人能够一直成功率非常高的预测股市的走势,宏观经济的走势。既然你没有这个能力,就不应该把你的投资策略建立在未来未知的事情上。

  我不希望看到中国以后的投资顾问跑到中小投资者那里,告诉大家说,我知道今后3个月股市要涨了,所以你现在应该买股票型基金,今后3个月股市要跌,你应该买债券型基金。其实投资顾问最重要的角色是把中小投资者犯的非常低级的错误排除掉。比如中小投资者经常买股票,风险分散肯定不够,承担大量非系统性风险,投资顾问的角色是一个教育的角色,他会告诉投资者你这么做不对,哪天有一个股票,有一家公司破产了,你前面五年挣的钱全部都没了,这不是理性的投资方法。

  如果他帮投资者挣钱的话,就不去做理财顾问,自己去投资就可以了,如果我们的投资顾问真有那么多能力的话,我们不会有投资顾问,他们自己去挣钱了。

  现场媒体提问:您说的投资顾问第一服务对象是中小投资者,二是不管择时不择时,把低级错误排除掉就可以了。

  王毅:是的,所以我觉得基金那么重要。基金投资者做了那么多年,基金做得不好,没有跑赢大市,但另一方面你要想一想有多少中小基金做过基金的。从三五年时间来看,有多少人是做过基金的。所以,我的观点很简单,不能够对基金的要求太高,换句话说,大牛市的话,不能要求股票型基金全部跑赢市场,数学上不可能,把所有股票型基金股票加在一起,它就是一个市场,它不可能跑赢市场。市场大跌的时候,股票型基金一定要亏钱。我们最近也有不少关于基金亏多少千万的报道,我个人觉得从这个方面来说不公平,沪深300跌了至少将近30%,股票型基金跌了至少20%,还有基金费率的问题。大家说基金没有给我挣钱,还要收我1.5%的费用,我是建议大家换个角度去想这个问题。

  你委托他理财,买了这个基金,他赔了10%,你付他1.5%的费,如果你做的话,很可能赔20%,1.5%的费付的划算不划算?我个人认为还是划算的。基金之所以存在是基金存在的理由,不是说基金能够使投资者明天就从穷人变成富人,这不是基金能够做到的,基金能够做到的是他能把大部分投资者从比较长时间看要做得好得多。

  现场媒体提问:我是第一财经日报的,我这个问题是给所有评级机构的,我原来在上海做编辑的时候,就看了很多基金的报告,除了公募机构的评级之外,还做了阳光私募,信托类产品以及集合理财产品。去年开始推出基金公司一对多的产品,几乎没有什么报告,或者比较少,零星的有一两个。我与机构做过交流,突出一个问题,是一对多不公开定期披露净值,也没有公告。前段时间和讯论坛里有一个基民发了一个帖子,自己人肉一些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进行汇总,这毕竟是一部分,还不太多。作为基金公司公募产品,一对多产品有没有必要做评价?如果需要做评价,在缺少公开披露信息的情况下怎么做,如果没有办法做的情况下,有些产品是不是应该剔除?比如集合理财产品,有的证券公司除了每周净值之外还有定期报告,详细说明他的投资思路等情况,这点请各位专家谈一下。

  宗乐:我没有具体的数据,我今天上网也看到了你那个帖子,就是人肉搜索,有人买了一对多以后,把他自己买的全都放在上面,然后总结了一下。现在公开披露的数据非常少,我们招商证券主要还是以公募为主,以后慢慢加上阳光私募,它会有一个定期披露的东西放上去。这块还是请其他的专家说一下。

  胡立峰:现在阳光私募、券商理财产品、信托产品我们没有做过研究,基于这样的考虑,数据量不够,也没有做信息披露,还有一点,这些产品统统都不上交易所。研究来研究去意义不大,因为投资者的交易成本太高了。让一个投资者买一个专户,要开几个户啊?十几个户、二十个户,他到处要开户,我们有一个设想,有没有可能把我们国家所有的金融产品都上交易所?未必说一定是个交易,挂牌之后,阳光是最佳的防腐剂。凡是在黑暗中的行业都没有办法在获得公开的价值。因为开放式基金是场外的,基金管理公司信息披露的标准是达不到要求的。曾经有只封闭式基金说不分红,当天晚上赶紧发个紧急公告说我要分红,不就是十几个小时就解决问题了。刚才所说的问题都是场外的,一旦发生问题谁来给他纠正,除非监管对每个产品都进行监管。这块我们暂时也没做研究,我们觉得未来如果他做更多披露的话,我们会做研究。

  王总的话,我做一个修正,我们银河证券的观点,我们要长期持有基金,或者建议客户定投基金,但并不是简单地根据评级结果买卖,而是根据投资策略不停做转化。比如指数基金投资,我们希望投资者都只有指数基金,但任何中国股市的反弹都是从小股票开始涨,然后涨中型股票,然后涨大股票。指数基金投资策略应该先买华夏中小板的,然后买深证100,最好是上证50,一年做三次,收益率一定会超过当年某一个指数,成本也非常小,可能不到千分之二。在交易所做的成本足可以抵消在场外的交易。为什么不做呢?

  于善辉:首先一对多私募最根本的特点是,不针对于不特定的对象去募集,是针对于特定的对象,虽然它本身的性质就决定了他不需要这样公开,如果需要的话就一定有扩大规模的要求,针对不特定的对象。当然,不是说我们不可以针对这些产品进行研究,有多少信息研究多少事儿,这至少是可以跟踪的,至少这是一个业态,这些业态都构成了整个资产管理行业,它的发展是值得我们跟踪的,但它对评价有没有什么关系?其实它对评价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公募基金是针对不特定对象,可以影响很多人,大众化、标准化的理财,那它就需要评价,需要有客观的尺子去量一量,一对多或私募从监管机关的态度来讲、定义来讲就是不能公开募集的。胡立峰说他有能力帮人家做转换,成本是可以降低的,我持保留态度。

  胡立峰:我谈一个观点供大家参考,美国总统今年7月出台的美国金融改革法里,非常重要的有两个方面,一是美国政府敦促金融产品加强透明度,而我们现在发展很多这么不透明的产品,广义的理财产品,其实到后面,我觉得他们终究要转向透明化的道路,只有通过透明化才能得到更广泛的共识和社会上的广泛理解,这就是美国总结了金融危机之后加强了金融体系的建设。场外一对一或一对多的产品,脱离中央监控体系的交易,如果规模过大的话,有可能会对本国金融体系造成很大的风险。在数据化上应该有一个政府,比如中央级的监管机构把全社会所有开展业务的这些人的数据和信息全部采集到位。否则我们政府做什么,不能纵容大量这种私下的金融交易。

  主持人:对一对多的问题,吴老师您这边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吴先兴:一对多的产品发行的对象是针对特定客户,我们目前做的评级是对社会上有影响的基民披露的,一对一产品是针对特定的客户作为投资对象,所以,它的产品信息也不是很公开,我们作为一个评级来说,是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来进行评级的,就像它的信息来源不是很公开的信息,我们这边对一对多的产品评级的意见也应该是公开的。

  李骏:我认为公开评级意义不大,公开评级要给投资者一个列示,谁好谁还。为什么开放式基金愿意做评级,因为优胜劣汰,好的基金公司,好的基金产品可以通过宣传,让投资者的选择,而一对多是限于小范围,非公开的范围之内,当然,有的银行销售机构推介一对多的时候尺度放得很松,非常愿意做这个产品。很多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流,按理说对这个产品有比较深的认识,对基金经理有比较好的交流才做。我觉得一对多产品对基金产品先行先试是比较好的试验田。过去QDII上来就是公募,让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去练手,我们连对方国家的交易规则都不知道,就推出去了,造成大量的亏损,比社会上没有基础知识,迫切需要专家理财的公众区承担,而作为真正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定位是内部的,非公开的,但成为一个练兵场,先行先试的试验田,让基金公司自己从交易制度、投研、内控各方面通过新的交易方式实现完善自己交易手段的话倒是可行的。从基金公司重视程度来看,现在应该说是在下降的。本身人才就不足,闹人才荒,还要分过来管专户,关键他自己是什么态度,既然是试验田,先行先试,他抱着这个目的可以做得很好,而且有利于将来公募基金进行产品创新。反过来给了他这个试验田,他只是纯粹让新人练手的话,我觉得是一对多投资者自己应该掂量掂量,是否值得投资这样的产品。我们从产品运作方面,的确是我们国家公众理财产品里最规范的,最可信的理财产品。

  现场媒体提问:业绩上做得还是不错的。我觉得大家谈问题的时候稍微有点归得太明确,当然,很多理财产品是有梯度化的,现在的理财产品明显形成梯度,从公募1000元的门槛,到一对多,到券商集合理财,到公募是非常多的,我们能不能分梯级进行。银行理财产品,一些公募投资者确实受到银行宣传而下单,比如被暗示,我买这个基金,基金公司是不是最照顾我,可以先买先卖。当然不会有上千万的规模,否则他会找一对一或者顶尖的私募了。于总说的有多少信息做多少事儿,我们是不是也开发针对这样的产品?

  于善辉:事实上我们针对于阳光以及券商是有产品的,当然,不是公开发表的,只给感兴趣或者需要的人。一对一的东西我们也在跟踪,因为我们也是在这个行当里的人,在资产管理行当里,我觉得多元化的很重要的方面,它有它存在的道理和基础,我们在行当里需要替别人做咨询和顾问,就要了解它,不管有多少信息。有多少信息做多少事儿,事实上现在有很多基金公司会把这样的数据给我们,让我们去帮他做一些分析,因为他的客户需要。这些只限于研究,研究是可以的,但公开、大批量地去做就必须要具备一定的基础。

  胡立峰:刚才大家答了公募和非公募的产品,我觉得大家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税收问题,这个国家有什么样的税收制度这个国家就有什么样的资产管理制度。现在我们国家只对两种产品不征收个人所得税,一是股票,二是公募证券投资基金。至少在我们银河证券内部,很多人问我,让用户买这个专户产品,我说除了炒股、买基金不用交税,如果你嫌自己的税交的不够多就去吧。客户说原来如此,一对多赚的多可能要交个人所得税,虽然现在没有明确的说法说一定要交,但并不等于不交。我们券商把过去几年下来每天中午的单位餐费补贴,结果后来补了好几万的税,这个税怎么发展?难道我们不去交费吗?所有理财产品里,里面有一个附加条款,本产品不负责投资者的税收要求。

  我跟银河证券所有客户经理讲,买的时候要跟客户讲,这个东西是可能要交税的,但股票基金明文规定要征收个人说的税,每年1月1日都会收到税务所的告示,只是针对个人股票和证券基金投资不征收个人所得税。而"大小非"系统之间的交易都有可能要交税。这个东西值得大家探讨一下,别好不容易赚钱还要交所得税。

  和讯网友:不足三年的基金我们如何去评价和选择?

  王毅:不足三年的我们不知道如何评价,其实三年时间都还稍微短了一点,因为基金业现状只有这么几年的发展历史,所以,我们综合一下三年发展也可以。其实对基金经理真正的考验是经过一到两个市场周期,你才能判断这个基金是不是真正值得去投。

  主持人:对于新基金我们在评级中看不到,我们该如何去选择?

  王毅:它没有历史上的业绩可以参照,你可以看招股说明书的业绩基准是什么,然后看它的业绩基准在历史上的表现,特别是风险状况,是不是满足你资产配置的要求。

  主持人:对于这个问题,吴老师有什么补充吗?

  吴先兴:这个募集没有办法对它未来业绩的考核。基金经理过去管理的业绩情况也可以作为参照的对象,基金公司整体管理能力也可以作为参照能力,从这几个角度出发,对这个基金产品也可以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葛徽:关于这个问题,我自己的一个看法阐述一下,对于新基金,如果让我去买,我和李老师的想法差不多,首先我要看这个基金公司一直以来管理基金的业绩情况,它是否稳健,它的策略状况,再看基金管理人是谁,谁帮我管这笔钱,过去的业绩稳健状况,才让我有没有信心投它。二是资金的配置,这个产品做什么样的配置策略,从产品定义来说会带来什么样可能的风险和回报,我才有一定的考量。如果非得配置,我可以先尝试,观察它一直以来的表现之后,我可以再去抉择。我相信这个基金公司,这只新基金能做得很好的时候我进行仓位的调整或配置调整。

  主持人:感谢葛老师给我们做的分析,现在基金分析可以简单明了地揭示基金的风险,也可以以此作为操作的参考,也可以降低基民在操作上的成本。正如一位老基民说的是,别的看不懂,数星星总该会吧,所以基金评级已经是基民非常重要的投资参考的指标。

  基金评级机构,不仅连接着基金公司,也直接影响着银行等渠道,更直接影响着中国超过6000万的基金投资者的判断和投资方向。基金评级机构还也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我想刚通过以上专业人士的介绍,投资者对评级体系、各家特色以及如何看懂评级、通过评级体系挑选出优秀的基金都有了一个清晰地认识。我们希望评级体系能帮助投资者获得长期稳定的投资回报,基金业也可以摆脱"唯业绩"论的状态,有更加多元的评判标准,从而更加快速、健康的发展。

  到此,我们的研讨会就要结束了,再次感谢各位嘉宾的到来,谢谢大家的参与!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