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基金

魏上云:大盘难测 暂不参与股指期货精彩回顾

2010年04月23日16:13 来源: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23523410

魏上云:大盘难测 暂不参与股指期货

上传时间:2010年4月23日
主持人:陈晓燕    嘉宾:魏上云
云程泰总裁魏上云谈股指期货推出后对市场的影响,以及云程泰投资理念等。
.10.123731144

雪崩之后何去何从?

上传时间:2010年5月18日
主持人:陈晓燕    嘉宾:陈宇
和讯网特约神农投资执行董事陈宇,就A股暴跌的前因后果与网友进行交流。
.10.123691018

嘉实基金顾义河:市场震荡带来中长线投资机遇

上传时间:2010年5月13日
主持人:王娟    嘉宾:顾义河
当大多数人都恐惧的时候是应该跟着“恐惧”还是选择“贪婪”?嘉实基金顾义河分析市场的投资要点。
.10.123688940

中邮基金:两大逻辑把握主题投资 关注医药板块

上传时间:2010年5月13日
主持人:赵倩    嘉宾:刘涛
我们现在对主题的把握主要还是两个大的逻辑线,说起来比较简单,但这是最根本的逻辑,一是新兴战略产业,一是内需。
.10.123639875

展恒谢银霞:两原因造成一季度基金“双降”

上传时间:2010年5月7日
主持人:王娟    嘉宾:谢银霞
展恒理财谢银霞给大家回顾一下一季度基金运行情况,以便网民在以后的时间段对基金投资理清思路。
.10.123434314

东方基金杨林耘:二季度应加大债券基金配置

上传时间:2010年4月22日
主持人:邢智    嘉宾:杨林耘
一季度债券基金收益冠军杨林耘女士建议投资者在二季度加大债券基金配置。
.10.123336668

汇添富齐东超:调结构中抓机遇 专注民企投资

上传时间:2010年4月14日
主持人:王娟    嘉宾:齐东超
汇添富基金经理齐东超详细解读专注民营企业投资,力求长期增值。
.10.123336176

和讯网第一届私募尖峰论坛(六)

上传时间:2010年4月14日
主持人:    嘉宾:
围绕“转变发展方式——寻找中国股市新动力”进行专题讨论。
.10.123336110

和讯网第一届私募尖峰论坛(五)

上传时间:2010年4月14日
主持人:    嘉宾:
杨典、罗伟广、牟涛、陈秋东、童第轶进行寻找中国股市新动力的主题演讲。
.10.123335624

和讯网第一届私募尖峰论坛(四)

上传时间:2010年4月14日
主持人:    嘉宾:
“刺激政策退出之年——2010年私募基金投资策略”的专题讨论。

文字实录

  魏上云

  2006年至今,北京云程泰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基金经理。

  2004至2006年,嘉实基金管理公司基金泰和(500002,基金吧)基金经理。

  2003年9月至2004年3月,天相投资顾问公司研究总监。

  1999年2月加入大成基金管理公司,历任基金经理助理、基金景福(184701,基金吧)基金经理等职。

  主持人陈晓燕: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我是陈晓燕,欢迎与我一起走进“中国阳光私募明星访谈录”中,今天我们来到了北京云程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在与我们交流的是公司总裁,基金经理魏上云先生,魏先生您好!

  魏上云: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陈晓燕:最近股市非常重大的一个事情就是股指期货的推出。伴随着股指期货的推出,市场出现了比较大的振幅,您怎么看待股指期货推出对整个资本市场的影响?

  魏上云:从长期来看,股指期货有双重功能,第一重功能,它本身有杠杆放大的作用,可以做投资的功能,长期来看,它还为资本市场提供了很重要的对冲工具,对冲工具使用取决于每个人的目标诉求。如果把它作为套期保值的话,这是一个很好的风控工具。但如果把它作为杠杆放大,博收益的工具的话,它的风险还是比较高的,因为做股指期货的话要预测大盘,大盘预测一直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我们建议预防风险,不建议做套期保值。

  主持人陈晓燕:云程泰不打算参与股指期货,起码近期不会参与?

  魏上云:我们第一不会用它来做杠杆投资的,第二从风控套期保值来看,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和消化看怎么来使用这个工具。

  主持人陈晓燕:从云程泰这两只产品:北京信托-云程泰1期和云程泰2期走势来看,无论单月、季度还是年度都排在阳光私募收益率排行榜前列,也是各家机构排名里都是五星级的评级,魏先生您如何看待自己的业绩表现?

  魏上云:我觉得短期业绩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我们更看中长期问题,目前刚刚处于这个水位线以上,把08年亏损放在一起,从发起到信托在一起有两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和同期的公募基金做了一个比较,也能排在前10%去,这个结果我们比较满意,相对短期我们觉得代表性不大。第二,我们要看后面获取业绩的方法是不是可以持续,我们希望有一种可持续的投资方式在资本市场做比较长期的投资。

  主持人陈晓燕:刚才您也提到了,寻找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投资方式,对此,您到现在有什么理解呢?

  魏上云:我们给自己寻找市场定价偏差带来的投资机会,这么一种方式。这种投资意味着两个方面,我们要做的努力,一是你对企业价值的评估,之所以你要考虑定价偏差,判断这个东西该值多少钱,其次才谈得上价格偏差的问题。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努力探索对企业做价值评估的方式方法,另一方面也要探寻企业内在的运行机制,所以你要更好地了解市场运行机制以后,才能知道这个偏差为什么会出现,当出现价值偏差的时候我们会有比较好的定位措施,获取比较好的投资收益,我们大概的工作朝这两个方向不断努力。

  主持人陈晓燕:一是发现价值,二是价值偏差。

  魏上云:对,根基是对企业价值评估,这是我们做投资的根基。

  主持人陈晓燕:您刚才说价值一方面是价格,一方面是偏差。现在我很多朋友也在探讨银行股和地产股的估值,银行股我来之前看了一下,大概都在10倍左右的市盈率,我们以银行股为例,怎么看待它的估值和偏差?

  魏上云:银行为例不是一个太好的例子,因为银行业是非常特殊的,我们也可以分析一下我们对银行业的大体判断,首先对银行业的价值评估不能光看市盈率,因为它是高杠杆业务,花旗银行在金融危机之前也就10倍左右的市盈率,但金融危机一爆发,它的坏账一计提,净资产可能马上为负,这时候你不敢去接,因为背后它背上上万亿的坏账包袱。

  回顾国内银行,它是与宏观经济高度关联的行业,如果未来我们的宏观经济比较顺利地复苏,现在这些银行可能就被低估了,但是万一这种复苏的过程出现一些波折的话,这些银行的呆坏账一旦增加的话,现在的市盈率可能到时候会变得很高。现在看它市盈率很低,到时候会变得很高。过去银行承载了过去和未来的双重负担。

  过去的负担,过去有大量的过剩产能,可能20%的资本金,80%的银行负债,过剩的产能给银行的资金安全带来了潜在的包袱。未来的负担,我们过去的危机开始以后,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资金,银行放出了大量的信贷,未来这个项目标准的回报率不是太明晰,也就是说,它为了拯救经济危机,迅速地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些资金未来隐性成本一旦暴露的话也会是银行的负担,所以,银行承载着过去和未来双重负担,从价值评估考虑,可能现在的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并不算便宜,当然它取决于经济复苏的前提,如果顺利复苏的话,中国现在银行是便宜的,但这里面有很多的变数。

  主持人陈晓燕:魏先生,在您投入的过程中,宏观经济、行业选择、公司,在您选择过程中有没有先后顺序?

  魏上云:我们选择最终点在于企业价值评估,因为你要合理评估一个企业未来价值的话,必须要考虑到宏观和未来行业的因素,这些因素其实都包容在我们企业价值评估的范畴内。

  主持人陈晓燕:能不能请您以一个案例向我们说明一下,比如您之前有一个投资标的,您是怎么样发现它的?什么时候又决定去买卖它的?

  魏上云:我举两个例子可能稍微有代表。

  第一,08年底市场开始反弹,在反弹初期,我们大概投的最终的一个公司叫冀东水泥(000401,股吧),当时我们评估它的时候就按重置成本的方式,就是我加入要建一个它类似规模的企业的话,当时冀东当时每吨水泥是130元(按它当时的市值水平),而实际上当时市面上新建一吨产能要330元的投资,冀东当时折价180元,这就表示它已经低于重置成本了。再加上它的产业,当时四万亿政府投资下来以后,将来它的盈利前景肯定会好转。双重因素一叠加,我们认为对它的投资是安全的。尽管它当时的盈利很差,市盈率很高,但我们认为稍微放长远来看,公司是被低估的。这是一个例子,很多人会谈到,收购企业的形态来评估这个企业价值,以它的市值看负债,和它的未来价值来比是被低估了。

  第二,最近有一个例子,我们最近半年获利比例多的是天音控股(000829,股吧),它是做3G手机全国总代理,当时3G市场还没有启动,很多机构认为它的估值过高了,不愿意投,我们结合这个公司的价值和业务前景,今年3G业务启动的话,它的手术和规模,经过这样的考量,尽管它当时的市盈率高,但整体估值是很低的,所以我们当时也投了很重的仓。这里我想说明的是,对企业价值评估是公司的核心,但评估的方式不仅仅是市盈率,现在市盈率已经被市场用泛滥了,因为它很简单,很多人就盯着市盈率和盈利来作,我们希望以更广泛化,更多元化的方式来评估一个阶级的价值。

  主持人陈晓燕:从您刚才举的两个例子,冀东水泥和天音控股,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当时政府在投基建,所以对水泥行业有拉动,天音控股当时有3G新兴产业的支持,有没有考虑这个背景之下选公司?

  魏上云:这个肯定有,我们说公司的价值取决于未来的成长性,取决于宏观经济,也取决于相关政策的情况,它一定在你考核一个企业价值的时候需要包容进去的。

  主持人陈晓燕:现在魏总看好什么样的行业?

  魏上云:现在整个经济处于转型的阶段,肯定是符合转型方向的,包括低碳、消费,里面企业的成长空间和成长性都相对好一些,这是我们投资的一个重点选择方向。

  我一直想强调一点,在股市里谈投资策略,大家往往忽视的是只谈好坏不谈价格,这个其实风险挺好的,这个东西好,可能5元的时候是好,但股价已经50元的时候,再说这个东西好就有风险了。我们一直说策略在实际应用当中一定要结合价格来定,符合经济转型方向的公司可能是中长期向好的过程,短期来看这些公司都不便宜,这面临两重问题,第一,要看它的实际经营,后面是不是能顶上来,能不能把它的价格泡沫消化掉。第二,看对它的价值评估方式方法,不能单纯只看市盈率,在这两方面有所突破的话,可能在其中还能找到公司。

  除了市场观望,第二类机会也值得我们观望,传统产业被大家误解或低估了,因为中国现在还面临城镇化,面临消费升级,家电下乡等政策,促消费的扶持等各种政策的影响,包括区域经济发展,这些东西对很多传统产业的拉动其实也很强的,我们观察到,现在市场对传统产业处于整个看淡的阶段,市场偏见会形成一定的价格偏差,这是我们投资赚钱的机会所在。所以,我觉得投资除了基本面带来的机会以外,还有价格和定价带来的机会,上面机会我们都要去考量。

  主持人陈晓燕:魏总,您有没有投或者不投的原则吗?

  魏上云:简单来说不赎不投,就是我自己不能理解的,或者不太擅长的,看不太清楚的东西肯定不敢投。

  主持人陈晓燕:就这点能不能举个例子呢?

  魏上云:可能是我个人能力的局限,我一直对医药股缺乏感觉,因为我感觉药品的替代性太强了,你今天告诉我一个新药很好,但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出来另一个药,而且都能替代。而且药品需求起伏变化,医药企业盈利变化我一直觉得很难去追踪和把握,这一直是我们投资上相对接触得少一点的地方。

  主持人陈晓燕:我想起一句话,通向成功的道路不是唯一的”,因为有的基金经理偏好于医药,魏总远离医药。

  魏上云:这是我们的短板,这几年医药股走势非常强,我们错失了这块业绩。

  主持人陈晓燕:还是那句话“”

  魏上云:但因为同乡市场成功的机会足够大,我如果寻找模糊的感觉风险更大一些,我们愿意在熟悉的领域里寻找更多更好的机会。

  主持人陈晓燕:刚才魏总也说了,云程泰也经过了漫漫雄途的考验,之前产品净值也跌得比较悲,您认为未来应该保持什么样的心态?

  魏上云:有两个方面,一是投资方式方法到底经不经受得住危机的考验。二是你的风险控制,我们这次最深的认识是,其实真正的风险一定是你预料之外的东西,今天大家分析的所有利空的风险和因素,实际上你看到的风险都不叫风险,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也想在信托运行制度上做一些改进,加强一些运行的风控机制,这样对我们未来综合投资效应有所改善。

  主持人陈晓燕:其实据我了解,很多基金经理设置了一个下跌5%的强制止损位。

  魏上云:这是一个“双刃剑“,也是我们的投资方法之一,我们使用过程中,其实风控有很多技术方式方法,包括以前提到的股指期货的应用,我们也在不断学习和探索过程中,

  主持人陈晓燕:魏总是“北京阳光私募第一人”。

  魏上云:我们时间上是第一支,但“第一人”不敢。

  主持人陈晓燕:成立上是“第一人”。

  魏上云:对,比较早。

  主持人陈晓燕:当时您是嘉实基金的基金经理,您怎么样想到从公募基金转到私募基金

  魏上云:这和大部分出来考虑做私募的基金经理都差不多。我们还是追求坚决的,无论做事还是做人的风格都是追求简单的,我们相信简单就是力量,投资上我们希望能把自己的投资风格贯彻得简单一些,纯粹一些,这样私募平台更有利于这方面的发挥,就这么考验出来试一试。

  主持人陈晓燕:您觉得投身私募以后,跟以前的生活方式有没有什么改变呢?

  魏上云:那肯定有很大的变化,最大的区别在于你身上肩负的责任压力不一样。因为除了资金压力以外,关键是客户的信任,给你身上带来的压力是非常明显的。因为私募这种机制跟公募比,和客户的利益捆绑更紧密一些,包括我们服务费的计提方式,我们主要是后端提成,如果没有替客户赚到钱的话,可能白忙活一年都是白干,所以我们不追求规模效应,而是替客户带来实实在在的附加值,这个压力跟以前的公募区别也很大。

  主持人陈晓燕:刚才魏总也提到了规模,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市场上阳光私募经历了08年熊市以后,获得了非常大规模的发展,现在已经进入到“千亿时代”,您怎么看待这个私募的扩容?

  魏上云:一个产业肯定会越来越发展壮大的,很多优秀的人才加入到这个行业里,必然会使这个产业做大。现在的规模来讲,我认为不算大,长远来讲现在刚刚起步。从国外市场来看,至少公募和私募整个规模是相当的,从比例关系来看,未来发展空间应该更大一些。

  主持人陈晓燕:中国的阳光私募会比美国外的对冲基金,基金行业里它应该有这样的地位?

  魏上云:长远来看是这样的,它是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

  主持人陈晓燕:从成立的时间来看,云程泰已经成立了两年多的时间里,业内来看一直排在前列,您怎么考虑的,为什么不发更多的产品?

  魏上云:最近也有人问我们,我们想解释一下,有我们的原因,最近我们刚刚回到水位线以上,过去我们在水位线之下,我们当时是从客户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在水位线之下的时候你提不到管理费,客户也知道,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去发行一个新的产品,我们担心老的客户会有想法,你会不会把精力放在新产品上,老产品提不到管理费就不管我们了?我们觉得做人做事不能这样,我们必须给老客户一个交代以后,再来干新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一期、二期都回到水位线,所以现在才考虑发新的产品。

  主持人陈晓燕:魏总是把责任心放在第一位

  魏上云:干这一行大家都是这样的,因为你进到这一行会真切感受到客户对你的信任,那是无价的。

  主持人陈晓燕:魏总,您在发行一支产品之前会设立收益目标吗?

  魏上云:不会,在市场里待的时间长点的人都知道,所有人没有能预测未来能赚多少钱,尤其一年两年这种短期的预测,我觉得缺乏预测的依据。对我们来说,我们一直想,在这种不确定的市场里,我们能为客户的钱,追求某种相对确定的回报,这是我们一直思考的问题。我们思考的结果就是,它所谓不确定性是因为股价的波动,受太多短期情绪、信息的刺激,不确定性。确定的东西是企业价值,它的股权价值在是让的价格体现,中长期来看这是确定的事情,所以,我们给自己的目标是在不确定的环境下,我要把企业的价值给探寻清楚,能够以比较便宜的价格买到比较好的公司,通过中长期企业价值的体现,为我们的客户带来相对确定的回报。我觉得这是干我们这行最难的一个事情,因为大家都说做股票,怎么控制风险,怎么确保收益?我觉得只有在根上,我们自己思考的结果,在投资方式方法在根上看明白,做到了,结果才能够保证。

  主持人陈晓燕:您作为基金经理,您觉得客户、投资者以什么标准衡量基金经理才是比较公正的方法?

  魏上云:这是很难的问题,我跟客户也探讨,市场上单看业绩,尤其短期业绩的话,起伏太大,我们看到无数这样的公司,头一年排名很好,第二年不行,头一年很差,第二年很好。我们有一个思路,投资人选择基金的时候可以观察一下,一是长期业绩,越长代表性越强,不管短期怎么波动,长期一定要在市场平均收益水平以上。

  主持人陈晓燕:您认为多长的周期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周期?

  魏上云:三年。第一,因为太长也就没意义了,大家都等到头发白了已经没用了。第二,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客户应该探寻这个投资经理背后获得业绩的方式方法,然后思考这个方式方法可不可持续。因为这个市场上同样做股票,大家的差异其实非常大,而且很多人可能说的和做得不一定一样,因为出来讲大家都是价值投资,理性投资,但我们都知道,很多做不到的时候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所以,客户要具体观察基金经理业绩怎么做的,除了他平常说的以外还要看他怎么做的,然后考量他这个方法是不是具备可持续竞争优势(310368,基金吧)。

  主持人陈晓燕:魏总会不会让客户看到您怎么做?

  魏上云:这是我们工作的重点,我们一直不希望客户只看到我们的业绩而来,而不是认可我们的方法才来。我们的投资是与客户一起进步的人的事儿,而不光是投资方式方法的事儿。我们会跟客户沟通,在什么市场环境下,我们怎么做的,怎么想的,最后印证这个效果。

  人以类聚,不同的投资方法会吸引不同投资偏好的投资人,我们也不需要迎合所有人的投资胃口,但我们希望保持透明,以我们的方式方法吸引到更多的投资人,最后我们的方式方法能够在市场上经过时间检验以后,还能获得平均水平以上的收益率,否则我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投资人就找别的投资渠道了。

  主持人陈晓燕:希望能跟客户保持近距离的沟通和交流,互相理解和认可。

  魏上云:对。这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们怎么得来的这个业绩。

  主持人陈晓燕:魏总,您认为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魏上云:你的依据靠不靠得住,这里面也有人比较重视大盘的预测,信息的刺激,所有这些东西,我们觉得它都有不确定性。对我们自己来讲,我们希望在投资的考量上,我的基石是扎实的,能够经得起这个市场考验,这可能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陈晓燕:就是依据?

  魏上云:对。

  主持人陈晓燕:今天非常感谢魏总与我们网友进行一个近距离的交流,希望以后经常作客和讯!

  魏上云:谢谢大家!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