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首页 > 2010两会视频

黄鸣:低碳不是全部 节能减排更符合中国国情精彩回顾

2010年03月08日14:23 来源:
分享
收藏
转帖到: |||| ||
.10.122899222

黄鸣:低碳不是全部 节能减排更符合中国国情

上传时间:2010年3月8日
主持人:周红艳    嘉宾:黄鸣
对于我们低碳生活来讲,生活方式来讲是个好东西,总比高碳要强,但是低碳并不是全部。
.10.122916569

政协委员王文彪:“加快转变发展方式”

上传时间:2010年3月9日
主持人:王栗涛    嘉宾:王文彪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王文彪谈加快转变发展方式
.10.122914145

吴晓灵:多层次资本市场应有升降板机制

上传时间:2010年3月9日
主持人:许小青    嘉宾:吴晓灵
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构建一个客观指标和主观指标结合在一起。
.10.122901597

今年要设定“中国旅游日” 带薪休假时机不成熟

上传时间:2010年3月8日
主持人:郭哲    嘉宾:黄方毅王晓琳刘思敏
黄方毅王晓琳刘思敏:今年要设定“中国旅游日” 带薪休假时机不成熟
.10.122898308

郭国庆:解读政府工作报告

上传时间:2010年3月8日
主持人:李蕾    嘉宾:郭国庆
不管政策怎样表述,但是确实财政和货币政策比去年有所收紧
.10.122898100

王填:步步高暂时没有进军一线城市的计划

上传时间:2010年3月8日
主持人:廖淑敏    嘉宾:王填
09年下半年我们把主架构做了大的梳理,集团由运营型的管控模式过渡到以事业部运作的模式
.10.122897899

秦希燕:网络游戏在法律方面存空白 需加强管理

上传时间:2010年3月8日
主持人:赵黎    嘉宾:秦希燕
网络上也有犯罪的问题,青少年上网有成瘾的问题,网络游戏在法律方面也是一个空白
.10.122897827

向文波:谈中国企业海外发展环境

上传时间:2010年3月8日
主持人:许小青    嘉宾:向文波
国际经济的恢复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国际正在慢慢恢复
.10.122896732

刘迎秋:产业结构 调整过快代价或大于收益

上传时间:2010年3月8日
主持人:    嘉宾:刘迎秋
产业结构问题较大 若调整过快代价或大于收益
.10.122875587

汤敏张明:人民币汇率不能因外压轻易变

上传时间:2010年3月5日
主持人:郭哲    嘉宾:汤敏 张明
人民币汇率不能因外压轻易变 要有一揽子改革。

文字实录

  主持人:周红艳

  和讯网:新结构,新契机,关注和讯,关注2010年全国两会。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由和讯网推出的两会系列访谈节目。今天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全国人大代表皇明太阳能董事长黄鸣先生。(21: 39)

  黄 鸣:各位网友大家好。(21: 40)

  和讯网:我看到了您对我们可再生能源法提了几点建议,您可以先给我们介绍一下吗?(21: 41)

  黄 鸣:可再生能源法是我和03年和十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来的,而且很快的在05年通过,06年实施,这是突破了一般立法的速度和强度,应该说很高兴的,而且去年年底又通过了修改案,但是我对修改案有一些些许的遗憾,因为最重要的在光电等等方面提了一些变化,它在在光热上留下的一些尾巴,还没有解决,而且这个尾巴很难动,比如说十七条当中任何一个单位,个人不能以任何理由阻碍太阳能设备的安装,但是留了一个尾巴,说是事先约定者除外,没有立法之前,安装者和物业和开发商如果起安装纠纷的时候,多半安装者还能胜。(21: 42)

  黄 鸣:结果立法之后,所有的安装者都失败了,都败诉,就是任何人买房子的时候,都有事先约定,不能乱安装东西,太阳能也是其中的一条。这个事儿我觉得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导致了北京多数的小区不能安,很多大城市也不能安,想让安又不能,这是法律,所以说这是很遗憾的一件事。也呼吁了很多年了,希望这一次可以如愿。(21: 42)

  黄 鸣:另外太阳能发展和其他新能源发展在高科技时代,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能源变化,还是环境污染,还是我们节能减排的大政方针之下,太阳能可再生能源新能源行业健康发展,快速发展,甚至是超常规的发展,都是人类面临的最大课题,我们国家也不能在新领域,新经济当中落后,应该说这是21世纪最大的一次机会,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也适合我们国家的转型发展模式这样的一个总的战略。(21: 42)

  黄 鸣:怎么样去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呢?推动能源替代呢?国外和中国有很多做法,现在也做了很多比如说补贴,比如说国家支持了很多的项目,支持了很多,但是这方面从全世界来看,有利也有不少弊,弊处就是不能普惠,有的得到了,有的得不到,甚至有的地方鼓励跑步前进,真正所有的汽车也罢,家电也罢,还有IT、电脑、互联网都是靠经济,靠市场,靠自由经济,靠竞争发展的,而不是纯粹补贴来的,太阳能可再生能源也是这样的,我很担心这种补贴会有负作用,一个让业界人士有依赖性,再一个扰乱竞争,反正像我这样的企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过去这方面确实不太行,虽然国家科技部发改委等等也支持了很多的项目,但是我觉得这不是长远的事,你不能所有的都支持,未来大规模发展以后怎么办?(21: 44)

  黄 鸣:只有市场化,市场化,科技什么的,设备标准这些投入增加,但是企业又不可能投入这么多,我觉得最好的一个办法全世界上大家公认的就是税收调节,这是双方的,一方面对污染排放,消耗资源可以交高的税,反过来呢让这些低碳的,节能的,环保的这样的行业少交一些税,但是这些税不能拿来乱用,必须规定投入研发、设备改造,这样才能使整个行业快速发展。(21: 44)

  和讯网:现在低碳已经成了一个时尚话题,您之前提过一个微排的概念,他们有什么区别?(21: 47)

  黄 鸣:因为低碳只是较低的碳排放,微排就是更加微小的排放,不限于碳排放,包括碳排放。比如说粉尘、二氧化硫,还有其他的污染物,其他的有害气体的排放,还有污染的水系,包括还有垃圾这些排放。还有一个问题,这种排放我觉得应该把它放在能源的消耗上面,我们集中说碳排放造成的污染,造成的气候变化带来的污染,这个有什么不确定性,这个受到质疑,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我们的能源危机,我们碳消耗之后,非常珍贵的不可再生的常规能源,煤炭,石油,天然气,这方面我们要严格限制使用,要保留给子孙后代,同时用可再生能源替代(21: 47)

  黄 鸣:所以这件事情,气候大会所给大家带来的低碳的概念,我觉得应该泛化,而不应该窄化,但是现在整个,尤其是两会开会第一提案都是以低碳为导向的,这时候我也不得不跟着跑了,因为我谈微排的时候大家都不明白,或者不能成为主流,搜索关键词的时候也不是主流文章,这时候我就变身一下子,我也是低碳,太阳谷是低碳社区,低碳制造,低碳科技,低碳商务3等等等等结果今天讨论总理报告的时候,我的发言的时候,让王岐山副总理当头一棒,浇了一盆冷水,说叫低碳不对,说低碳是发达国家欧美他们设的套,把我们发展中国家套起来,同时不久以后就要交碳税,让我们发展竞争将来属于不利地位。(21: 48)

  黄 鸣:王岐山副总理讲这些,我能理解他,而且他反复的强调,他说不是反对你的观点,不是反对你讲的这些,只是说我借着你发言的机会,向全社会表明,低碳经济背后,气候变化背后有很多政府之间,国与国之间,民主与民主之间的竞争,这里头有很多的陷阱在里面,那么再一个呢实际上我也是现在很无奈,我在哥本哈根,他讲的各国的谈判当中,他也去斗争,讲低碳是个陷阱,低碳气候变化是很多发达国家来限制发展中国家,尤其像中国这样快速发展国家的阴谋诡计,他没这么说,就是有些,要全面科学的来看待这个问题。其实我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发表的是微排,并不讲低碳,大家在我的博客当中看到,我很少提低碳,但是后来我就说我很无奈,跟着跑,如果不跟着跑,我就边缘化了。(21: 48)

  黄 鸣:大家实际上很赞成,但是当一个正确的观点,真正代表了潮流的观点提出来的时候,并不能马上成为潮流,它这个东西有很长时间的背景酝酿,你想想多少个政府,多少个科学家,气候变化,气候大会,还有低碳经济等等,然后这样子推动,甚至它是一种战略,国家战略,那比起我们一个人的声音来的话,那没法比,所以这时候副总理不断强调,他说黄鸣代表,我不是反对你的观点,我是借你这次机会说你做的都是对的,太阳能发展都是对的,但是这个提法,低碳这个提法,实际上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因为正好合了我过去的一些观点(21: 49)

  黄 鸣:借这个机会我就正好也想向我们网民说,低碳,对于我们低碳生活来讲,生活方式来讲是个好东西,总比高碳要强,但是低碳不是全部,低碳呢如果是讲的排放,讲节能降耗,讲节能降耗新能源,可能更全,包括环境保护、生态,更全面一点,我们不能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低碳只是一种方式,一个方面,而且副总理一直强调,说总理报告当中也讲节能、降耗、减排,节能、降耗、减排,报告当中一直说要坚持打节能、减排的攻坚战,那么这里面他认为节能、减排这个口号更符合中国国情,更符合科学发展观,更符合现代人们所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中国特色的,而且全世界,节能、减排、降耗,这个更适合全世界,实际上美国,我觉得美国更需要这个东西,美国的能耗比中国大多了,美国人浪费是出了名的,他要听到这个,他的这些总统或者一些官员,也应该听听中国总理的政府报告,也许对他们有用。(21: 49)

  和讯网:您上次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并建议国家支持山东省德州市以太阳谷为依托申办2012年气候大会的要在中国的德州举办,您这个想法当时是如何产生的?(22: 02)

  黄 鸣:呼吁中国政府申办2012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具体在哪儿开,我们当然建议是在德州,中国太阳谷,因为我们申办成功世界太阳城大会,而且这个条件也好,理由是第一个现在中国我们的太阳谷,中国现在的太阳能普及节能减排降耗,这一块做的成绩,我们有资格办这样的会议,有能力,有资格。(22: 02)

  黄 鸣:再一个,我们现在已经在太阳谷做了很多的样板,无论是低碳生活,无论是绿色家园,可再生能源,节能、降耗、减排、生态、环保,做了21.5世纪未来的城市的样板,科技、工业、旅游、观光、渡假、社区、办公楼、医院、学校包括制造,制造业当中的一些节能降耗,包括房地产等等,包括公园社区,这在全世界都没有。哥本哈根会议的时候,最大的低碳会议还是在高碳的会议中心区开的,我们希望将来的低碳会议在真正的能够有这样的样板来开,教育全世界,鼓励全中国给大家做一个样板出来,指明方向,这是我们一个大国应该有的使命感。(22: 02)

  和讯网:2010年上海世博会也是大力倡导低碳的理念,环保必不可少,据我们了解,皇明集团也将进军世博会,您可以给我们透露一下,皇明有哪些亮点呢?(22: 03)

  黄 鸣:我们会有很重要的运营方式,包括太阳谷,绿色城市,绿色社区的展示,展示民营企业的活力和风采,郭先生也非常认同我们,另外我们在山东馆,在英国馆,未来城市馆等等方面,包括馆区之间的一些雕塑等等,还有太阳能的路灯都展示绿色能源,未来的绿色生活等等,让世博更加绿色,反过来我们也希望成为,因为世界太阳城大会和世博会是平行的,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更多的世博会的参加者,参观者能够去到我们太阳谷,也是另外一个世博,我们也觉得这个机会一定要把握。(22: 07)

  和讯网:太阳能大会的影响会有多大呢?(22: 07)

  黄 鸣:这个影响非常大,因为全世界都认为中国节能减排比较差,发展比较快,碳排放比较多,威胁比较大,但是没看到中国现在在节能减排,太阳能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太阳能建筑等等各方面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有了这么多的奇迹和成就,这个将是非常震撼的。再一个呢以城市这个角度来推广绿色能源,推广节能减排降耗的社区、街道,这一点意义蛮大的,因为中央政府比较高,政策性、号召性,这种纯粹企业,纯粹街道或者村落,镇,它小,城市规划比较完整,可以相对来讲比较系统化,样板的拷贝更可操作,这就是城市太阳能的计划和太阳城运动,它就是这样的一个,而且已经开了三届了,第四届将是一个飞跃,以前也是空对空,现在更多的是城市利用太阳能的各种各样的角落,各个层面,大规模的向大家展示,给大家一种震撼和希望吧。(22: 07)

  黄 鸣:其实08年奥运和世博也会带来一个负面的影响,人们会觉得,中国太牛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太快了,得消耗多少碳,越是发展,越是快,你的经济越厉害,他越害怕你,这里面也包含嫉妒,也包含担忧,但是如果看到你另外一面的时候,他还给世界带来节能降耗减排低碳,绿色,新能源这些东西,既做加法,又做减法,中性。(22: 07)

  和讯网:我们太阳能产业会不会受到贸易保护的影响呢?(22: 07)

  黄 鸣:不会的,因为我们多数的市场在中国,另外我们也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不是纯粹的价格竞争,低层次竞争,国外现在没有自己强势的工艺,还需要你帮助他,希望你带动他,就好象中国一开始没有汽车工业,汽车技术的时候,我们不是说排挤别人的汽车,我们还是希望别人带进来很多的汽车品牌什么的,我们渴望合资,现在正好反过来,很多发达国家的一些大企业想找我们合资,引进我们的技术,这一点我们是不会受到贸易保护的,因为越有水平,越有科技,越有实力,反而别人没法进行贸易保护,恰恰打价格战,搞同质化,别人就掐你,挤你。(22: 08)

  和讯网:我们和讯是一个财经类的网站,您对时下的经济热点有什么关注呢?(22: 08)

  黄 鸣:我前一段讲世界500强应该戴绿帽子,一开始应该穿绿衣服,然后全身变绿,如果全身变不了绿,起码也要戴绿帽子,我不反对大公司,GE,尤其是DP这样的石油公司,他们做可再生能源,这叫什么,漂绿,但是漂绿,染绿,或者戴绿帽子,总比一点都不绿的要强,同时也会引导别人。真正的还是要全身都是绿,变身绿人,绿公司。(22: 08)

  黄 鸣: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在过去的30年当中,如果你不绿了,你还可以生存,后30年,面对气候变化,面对能源危机,污染,如果你500强没有绿色的核心竞争力,不是绿色行为,绿色经营的话,不光说你会被清除出500强,甚至你连生存机会都没有。所以对于企业来讲现在是一个很好的转型期,同时也是很好的商机,无论是低碳也好,节能降耗也罢,气候大会也好,还是中国的40%到45%的减排目标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巨大的商机,但同时也是一种威胁,这种威胁如果你走得不好,如果你失掉了,就被潮流给卷跑了,冲垮了,越这样的变革时期越要慎重,哪怕你在往绿色的轨道上走都有可能走错,走歪了就会冲垮。所以顺应潮流可以顺势而为,有大作为,但是如果是走偏了以后可能会打翻了。(22: 09)

  和讯网:我关心两个话题,第一个,我看您的建议也挺多的,在我们接触的人民代表中间,一下子能提35个建议的挺少的。为什么您不提这么多建议,而且您的建议是从哪里来?第二个,今年的经济发展提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您的新能源发展怎么跟经济发展对接?(22: 09)

  黄 鸣:人民代表我当了八年了,本身也是平民出身,这两年感受更深的,原来一直在外面捐赠,做慈善,越做越觉得自己做得越来越不够,捐款的,慈善的大腕儿比我多的是,大家让我没法比,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每次过年,每次走访贫困员工特别难受,一边在外面怎么慈善,时间明星,什么慈善这个那个的,获了很多奖,一方面自己员工家徒四壁,病痛等等各个方面。所以一方面要关注民生,就是我们的七千多名员工,再加上经销商的员工是五、六万人,这是一个很大的群体。(22: 09)

  黄 鸣:后来我们提供了内部慈善,内部关爱,是做了一些。比如说皇明太阳树慈善办学,除了内部的捐赠,内部的资助越来越大,这个钱花的越来越多。另外,太阳树,就是把办学,解救边远贫困家庭和培养孩子的未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包括整个行业的人才后备都结合在一起了,这样,这个效率是更高。我是提这个议案的背景。大家可能注意到,一个是来源于这些,另外是黄鸣的社会关系。闭会之间,我们研究民生包括教育这些,所以我们的徐主任,他是德州市人大常委会政治研究室的主任,是这方面的专家,他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有一个所谓的人大代表的履职班子,每年你们都能见到他们,这是比较职业化的。这是它的来源。希望今后在履职过程当中,能够见到他们。(17: 42)

  黄 鸣:第二个就是转型,其实皇明的转型不应该是今年,是很多年以前就转型了。过去是走出去,带着几个产品,几个条幅,几辆车周游列国了,效果也不错,但是后来发觉科普也罢、启蒙也罢、教育也罢,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家对这种产品和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的时候,几个人没法向大家展示针对你的产品、技术的未来。所以现在流行的体验营销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我们就建中国太阳谷,建示范、建五大中心、建示范、教育、科普、体验中心,包括通过会议、推荐,通过旅游观光渡假,这样的来做这个工作。(17: 44)

  黄 鸣:后来效果不错,这样就把它变成了一个,原来是制造业,然后向现代制造业转型。制造业向现代制造业转型,它们之间的差别是什么呢?它们之间的差别实际上是针对市场的解决方案,针对市场的研究,区别的研究和发动、启发。比如我们的太阳能3G,我们跟建筑结合的太阳能的飘板式的、立面式的,比如说我们的大型的采暖制冷,差卡取水的,远程控制的这样的智能化的产品。这样的职能研发,包括检测中心,建立一个完整的产业体系,具有领导市场的能力,就是现代制造业。(17: 45)

  黄 鸣:第二个是现代服务业,既然我们要搞科普,我们要请进来,要搞会议营销、旅游营销、体验营销,那么你就要建立一套博物馆、科技馆、酒店、主题公园、旅游公司、旅行社,包括一些工业旅游等等。那么这些东西的建设和管理,后来房地产,房地产也不是想看着人家赚钱,捞一把,房地产赚钱。实际上是我们这些年吃了很多的苦,就是跟房地产的结合,跟设计建筑的解决,跟小区的结合,而且小区逐渐地排除,越来越抵触这种先建后安装这样的一个分裂式的安装和使用方式。(17: 45)

  黄 鸣:要是全面的一体化的,在设计和规划过程当中介入的话,我们跟房地产又融入不到一起,主要是我们没有经验,人家不会接受我们。人家问有样板吗?没有。怎么办呢?就自己搞一个。未来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这个我想了十年,没敢动,积累了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的样板。在自己的员工宿舍,有十几栋这样的住宅,几十栋吧,包括办公,包括什么,这样的办公楼进行实验,所以最后才敢涉水。所以综合算起来的话,这是现代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一个结合,这样的一个转型模式。(17: 45)

  黄 鸣:另外国际化,大家知道,我们国家很多企业为国际化花的代价太大,甚至有时候企业的安全、生死为代价。再纵观、宏观国外世界500强进入中国,他们怎么国际化。他们进来,用十几年、二十年的时间,很多企业就赔钱好多年,算来算去,就是十亿数量级的,甚至是数量级的,打开一个市场。要是国际化的话,可能几十个亿的美元都不够。作为皇明来讲,这一点是绝对不会这么干,也干不了的。怎么办?你投几十个亿做国际化,那好,我投资来建一个中国太阳谷。我出不去,我就请你进来。我在家里震撼你,在这儿搞一个地震,让南极、北极都能够感受到。(17: 46)

  黄 鸣:所以说,现在应该说是比较成功的。像世界著名的这些媒体,央视、新华社,它的中央媒体、主流媒体几乎全到了,而且是一遍一遍各个角度去报道。韩国KBS是五次了,日本是两次,像CNN,法国国家电视台,包括路透社、华尔街日报都来了。这个说实在的,国际化做得相对来说比较成功,虽然我的产品还没出去。所以这种战略转型,企业把自己的总部,把自己的园区当做一个服务业,提升它来做,这个实际上也是一个属于低碳行为吧。你要真是跑出去在全世界做那种路演,还不如说请它一个新闻社过来,它放一个片子,一个新闻社所消耗的碳,其实要比几十万人或者几百万观众都来看要强多了。所以这个,无论是经济效益上,还是社会效益上都是一种转型。(17: 46)

  和讯网:我接着问一下,您刚才讲从个人生活方面,以及生产制造经营过程中,可能广义上的低碳生活和低碳经济。就等于个人和企业这方面,政府和社会要在这方面做工作,这是第一个问题,就是您完善中国低碳生活的现状,一个描述应该是什么样的生活?另外一个,想问一下,现在的低碳也好,感觉千头万绪,现在来讲,对中国而言,最近要着手的应该是哪些?(17: 46)

  黄 鸣:从整个社会来讲,包括以城市为单元来讲,我觉得从城市规划这个角度,从城市市民的这种文明引导。前几天,就搞了五大班子都参加的市民代表,各界都参加的低碳生活,低碳启动大会,也是从各方面倡导大家实行一个新的生活方式。无论叫低碳也罢,叫绿色也罢,总归是那个意思。这样一个是从政府的角度,主流媒体,主流阶层去倡导它。(17: 47)

  黄 鸣:很多市民代表发言,讲自己怎么样少排放,多绿色,多低碳。另外,还有一个,从城市规划的角度。因为规划,比如说咱们北京,城市规划一开始就没有绿色这种,尤其是公共交通,包括城市布局这样的一种放射性的圈,很可能在交通组织、在办事效率、在排放、在交通堵塞这方面确实比较差。我们实际上到过伦敦,到过法兰克福这样一些大的城市,人家的轨道交通,公共交通和城际交通之间,包括飞机等等,它都是有机地连在一起的。像咱们在西直门转车,13号线也罢,2号线也罢,你要走很长的路,很不方便。人家是上下楼,就是一个转环中心也罢,你根本就不出地面。(17: 48)

  黄 鸣:人家的规划,早就做到这一点了。所以我们从规划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水平还蛮低的。所以我建议我们的新兴城市在规划的过程当中应该注意这一点。再一个,很多的历史名城,国外的都是新城、老城。它很清楚,老城就保持一些原貌,甚至对新的交通什么的做限制,就是一些旅游,你就多走路,多观光。新城就全部现代化的,这样功能上就不交叉,不混乱。再一个,它的工业制造和文化和政府,像美国,都是分开的。金融,华盛顿是政治中心,但不是金融中心。纽约是金融中心。底特律是工业制造中心。当然,美国也落后了。中国从解放后这一段,就更差了,像北京就没法说了,已经形成这样的。但是我们这些三线城市,将来我们不能低估他们的未来作用。因为中国十几亿人口,随便一个中心城市,哪个三线城市,那个地级市,都有可能成为像纽约的人口,悉尼这样的所谓大都市。而且我们追求小康生活,追求体面的生活。(17: 49)

  黄 鸣:这次讲到,尊严,这次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其实很有意思,前一段时间就讲到我们要给大家尊严,后来我加了一个体面。实际上,这种有体面,有尊严的生活,在小城市,农民都有这种要求。我们会发觉我们的城市膨胀的都是一个个的城市。所以我现在从规划这个角度来说先行一步,现在都讲城乡一体化。这是一个。另外从建设过程当中,我们的建筑尽量要节能,墙体保护、门窗等等各方面。因为这个东西做不好的时候,我们的采暖和制冷的能耗,现在中国基本上都是四季分明的地方,所以采暖制冷的负荷同样的重,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未雨绸缪,有先见之明,对农村城镇一体化的房子进行更高的节能标准的话,将来,我们能省大量的采暖和费用。(17: 49)

  黄 鸣:现在实际上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注意,就是长江流域。长江流域基本上过去是不采暖的。可是你看看现在的冬天,他们不采暖行吗?但是采暖,什么东西怎么采,煤、气、电,这个将来都是巨大的负荷。将来我们做节能建筑,为什么我们在太阳谷当中把节能效率、节能标准提高到75%、80%,提高到这个程度,我们的未来城要达到85%以上,就是说建筑这个东西不能落后,你一落后,几十年就完蛋了,你想改造它就费劲了。所以现在建设的那么快,房地产,大家经过这几轮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永远是往上走的。(17: 51)

  黄 鸣:因为现在你看看,农民工、大学生一年几百万,五六百万,这些年过去我们叫中庸,生产阶级,这些人都要有房,如果房子不节能的话,你想想,中国所有的煤矿都开起来,所有的油田都开起来,所有的电厂都开起来,都满足不了这些,这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所以这个危险是最大的。一方面你不能降低他的生活标准,另外方面,你要保存他的体面。你说在家里冻的哆哆嗦嗦的,有何体面,没有任何体面。所以低碳生活,绝对不是以低舒适度,以回到农耕社会的生活社会,这个老百姓都不会接受的。所以我现在给媒体一直在讲,我们媒体的责任。如果我们真正地想推动低碳,认同低碳,或者认同绿色的话,我们真要告诉大家,真正的生产生活绝不是以降低生活品质或者以极高的生活成本为代价的。(17: 51)

  黄 鸣:这里面,你们这么一说,老百姓信吗?谁来支撑这件事情,谁来摆平这件事情,企业研发。你必须搞出这种产品,所以这个就是皇明转型的另外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在节能生态建筑,节能产品,比如说太阳能的玻璃,太阳能的采板,太阳能的水系等等,这些的过程当中在摸出一条路。首先我们满足的不是成本,首先满足的是绿色生活的舒适度和品质品位,不让它倒退。首先解决了很多人最大的障碍,就是你叫我低碳,你叫我绿色,我的生活水平降低了,舒适度不行,他不干。如果我们先解决菁英部分,高层知识分子部分,没问题,低碳,节能减排的生活,品质是反而高的,挺好的。这是第一点。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琢磨着降低成本。(17: 52)

  黄 鸣:实际上大家想想,一开始大哥大多少钱,两万。一批人先用起来,慢慢地用用用,几千块钱,几百块钱一个手机,农民工都能用得上,农民都能用得上了,就是一个过程。所以我想推广一种生活方式,就是一个产品,一开始,我心里很明白,为什么把未来城搞成一个高档社区呢,我就是让德州市周边最好的菁英层,话语权、领导层,你来用,然后大家都来。开汽车,一开始汽车很贵,现在汽车很便宜,它也是这么一个过程。所以这个中间怎么降低成本,那是第二个问题。你同时,刚出来的时候又要降低成本,又要低价格,又要高品质,这是不可能的,违背经济发展规律的。所以,我们有一些专家,有一些有话语权的人,渴求新能源,渴求新社区,就是要既要马儿跑的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这是不对的。要解决其中关键的问题。(17: 53)

  黄 鸣:刚才你的问题涵盖比较大,我不知道有没有说的好。(17: 54)

  和讯网:还有一个难点的问题。(17: 54)

  黄 鸣:这个难点在这儿。它有误区。第一个误区是节能环保生态,降低生活质量。很多人,除非是粉丝,那种坚定的追随者。这种东西很少,最近长江第一漂,第一人漂流纪念,我看那个人我就害怕,我觉得我做不到。我相信大多数人做不到,如果把牺牲生活品质,成为长江第一漂,这个永远解决不了气侯,永远解决不了大问题。因为能源节能减排降耗,是以量为基础的,量变才能形成质变。这是一个误区,我们必须解决它。当然,这个解决,是应该我们出这个产品,或者我们出这个产品,我们就告诉你。因为我已经有了很多这样的产品,大家不知道,这是我的悲哀。比如说太阳能3G,大家现在不用太阳能热水器,不是说不让装,还有一个,他不用。说这个东西不好用,冬天不好用,一打开,放好半天凉水,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太阳好了有,太阳不好了没有。(17: 55)

  黄 鸣:这个东西,它最后一开始用的,一开始最先用的这帮人,最先抛弃了它。你说怨谁。三气就是一大二傻三全,洗手洗菜洗衣服到处能放。但是他不知道你有,我们过去的营销人员,营销店面支撑不了这个东西,那些小姑娘,营销员讲不了这些东西,他没法跟客户沟通。你一个别墅,说你装一个智能太阳能系统,一大二傻,傻就是一打开都是恒温的,甚至有告诉你,有彩电屏幕,既显示太阳能,又能够洗澡什么的,现在洗澡的时间又比较长,浴室的控制器,甚至手机的控制器能结合在一起,全就是一年四季都能用。这个东西早就出来了,十年前就研究这个产品,五六年前就已经有了,但是这个东西没有大规模化,那你怪谁,我们营销没做好,传播没做好,沟通没做好,所以这个东西,主要责任在企业。所以产业赋予它更多的责任,这里面为什么呼吁国家支持?因为我一个企业做不了那么多,既搞研发,又搞工艺,又培养那么多人,所以这些营销人才全部都是学校里面培养出来的。(17: 55)

  黄 鸣:必须一开始就推广3G推广班,甚至这里面的安装,一些小型的安装技术都要有,你从社会上招不到这种人,这个还是一个教育的问题。所以我就呼吁,现在我们承接重大责任的企业,国家给予宽泛的条件。并不是定点支持,定点支持还有一个公平的问题,谁来评估你配置资源,给你那么多钱。总的来说,就是《可再生能源法》这块税收优惠尽快落实。(17: 55)

  黄 鸣:这是一个,另外就是高成本的问题。大家都希望可再生能源低成本。我告诉大家,太阳能热利用是做到的,做到了三年左右低成本。但是大家现在让它可用,我觉得对低碳新能源产品过分的渴求。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我没看到大家对大哥大,在当时来讲,说你大哥大为什么两万,你应该一千块钱,我们用就好了。没有对手机制造商和通讯服务商提这个要求。大家想想,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没有。汽车也是如此。(17: 56)

  和讯网:由于时间关系,访谈就到这里,谢谢黄总给我们分享了这么多的内容,也谢谢各位网友。(17: 56)

  和讯网:谢谢。(17: 57)

  

网友评论

视频热点

相关视频推荐